奇门医圣在都市:第1905章 湛蓝色的液体
  

    说什么傻话呢?叶皓轩笑了笑道:事情因我而起,我赶到这里来救你,是天经地义的,而且

    说到这里,叶皓轩顿了顿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你,恐怕现在就没有我。

    在你眼里,我只是一个救命恩人罢了。许若梦眼中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不仅仅是这样。叶皓轩摇摇头,他笑道:不仅仅是这样,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亲人,你知道吗,当我受伤之后,睁开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就好像是一个仙子一样,好美真的好美。

    在一诊堂那几天,我没有压力,也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情,在我眼前的一切都是新奇的,是你带着我熟悉这里的环境,让我快速的适应这里的生活。

    那时候,我觉得你特有女人味,现在同样,我觉得你很漂亮,很有仙气,也很有女人味。叶皓轩笑道:如果你坚强一点,等我把你救出去,然后会有一点惊喜给你。

    什么惊喜?许若梦问道。

    等你出来,就知道了。叶皓轩说着,拿起了手中的注射器,然后向自己的手臂上刺去,同时他斜着眼睛看了z先生一眼道:我要注射了,不过在我注射之前,我有一个条件需要你去做。

    什么条件?z先生看着叶皓轩道:只要是我能满足你的条件,你都可以说出来。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放了她。叶皓轩指了指许若梦道。

    可以,只要你注射,我马上给她解药,我收回之前她必死的话。z先生道。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叶皓轩道。

    我的信誉,绝对有保障。z先生道。

    呵呵。叶皓轩笑了:一个虚伪的慈善家,表面上是名动国际的慈善者,而暗地里去是青龙集团的实权者,五十一区的走狗,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信誉?

    那没办法,现在是我占了优势的。z先生道。

    我先注射一半,以表我的诚意。叶皓轩说着拿起了湛蓝色的液体,把液体里面的东西推到了自己的肌肤里面。

    许若梦紧紧的捂住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她的嘴唇上咬出一个又一个的血痕来。

    呵呵,好,看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相信你一次。z先生笑了笑道:一半,对寻常人来说,已经是致命的了,但是对你来说,却对你的身体没有一点的伤害或者说是阻碍,我不得不佩服你。

    废话少说。叶皓轩盯着z先生道:解药。

    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永恒之水,貌似不是你们镁国的特产吧。

    对于永恒之水,叶皓轩肯定比任何人都清楚,也就是这玩意,着实让他栽了个不小的跟头,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中了永恒之水。

    不过那个时候,叶皓轩还没有弄清楚谁到底是幕后的主使者,直到最后揪出了一品夫人,牵出了村正左辅,这才把正主给揪出来。

    不过现在村正左辅的老巢已经被叶皓轩一锅给端了,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永恒之水,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不错,看来你对这个印像很深啊。z先生微微的点点头,他微微一笑道:这个正是永恒之水,号称能让人的身体陷入休眠的玩意,你以前也尝过它的滋味。

    不要怀疑,它就是我们镁国的特产,最先的理论也是我们镁国人提出来的,是五十一区用于对一些敌对势力的扼杀,曾经,它出了不少力,但是随着镁国一部分和平爱好者的涌出,所以它遭到了反对,它的作用不大了,才从我们镁国退役。

    之后这玩意的配方,莫名其妙的被村正左辅弄走了,一眨眼,就成了他们倭国的东西了,不过不要紧,现在这些不重要。z先生笑道:重要的是,没有想到村正左辅竟然也能折腾,它竟然在永恒之水里面加入了其他的元素,导致它的威力大幅度的增加,就连我们五十一区的人也拿它的药性也没办法。

    原来,这就是永恒之水的来历啊。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道:呵呵,你让我自己注射这东西?

    不错,我让你注射这东西,因为你是医圣,我对你不放心,当年在雪峰之上,连花圣都不是你的对手,我不相信我手下有什么厉害的角色是你害怕的,所以我要小心一点。

    呵呵,你会怕我?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你们青龙集团,背后站的,不是整个五十一区吗?他们进行着非人类的研究,随便弄出来一些成果就能秒杀我,你会忌惮到让我自己注射永恒之水?

    这些都是他的意思。z先生双手一摊道:现在已经快十分钟了,这女人身体上的毒素快要发作了,如果你想她没事的话,那就动作快点,我相信这些永恒之水的生化制剂是无法要得了你的命的,只要你肯配合,我们就好说。

    好,好ok,我配合。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他拿起了那个注射器,然后把自己的袖子挽了起来,用针头对准自己的手臂。

    叶皓轩,你不要这样做。许若梦大声叫道:你不要相信这个伪君子,他不过是一个神棍,一个披着慈善外表的狼,就算是你自己给自己注射了永恒之水,他还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你相信我的话,快走。

    若梦。叶皓轩笑了笑道:你觉得,我会抛弃你离开吗?

    你许若梦微微的一怔,她的眼角不自由主的流下泪来,她叫道:我不是你的红颜知己,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罢了,你能来,就证明你把我当做朋友,对于我来说,这点已经足够了。

    许若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的脸上带着笑意道:谢谢你叶皓轩,在我最后的时间里,你还能赶看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