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门左道易成仙:第一百九十四章:可笑的仁慈
  

    刚刚沈芊芊大展神威,仅仅几招,就毁了一个门派,自然是让在外面的候选弟子们心驰神往,一个个羡慕到不行,此刻轮到他们了,他们似乎都觉得自己能像沈芊芊大杀四方!

    可惜,当他们一脸激动兴奋的迎上这些清玄派的逃兵的时候,兵器一接触,他们就知道他们想的实,他们顿时觉得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短兵相接的一刹那,他们的手脚酥麻,手中的刀剑根本就拿不住,眼前虽然也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而且是逃兵,可是个成语说的好,叫做穷寇莫追,一个人拼死逃命的时候,他是狼狈的,脆弱的,但是也是最疯狂的时候这时候的人为了能活下去,什么都可以不顾,近乎癫狂。

    这些候选弟子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当时就被吓得四散奔逃,很多人都把佩剑扔了,有的人好一些,起码知道拖着剑跑,不过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太着急忘了扔了,反正不是自己记着的就对了。

    可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兵器一碰,转身就跑,只能是被人家痛打落水狗,所以一瞬间,围攻的局面瞬间变成了追杀的局面,一种候选弟子身上也见了血了!

    有时候,只有吃亏了才知道反击,也只有血腥气才能激发一个人最残暴的一面,本来欢欢喜喜的候选弟子们,被人追杀,被砍伤,有的臂膀差点被砍掉,有的甚至差点伤了性命,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终于知道反抗了,手中的符咒,没命的撒了出去,一阵水火电光之后,追杀他们的清玄门的逃兵却是直接被炸死了好几个!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而且杀人会上瘾的,当心中的积郁之气散尽,当掌控别人生死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就再也收不住了。

    一众候选弟子有了个开头的,自然是有学有样,手中的符咒,法宝全都往外招呼,把人打的快死了,再走到跟前把他们用剑杀死,血溅在他们的脸上,刚开始还有人觉得恶心,可是后来,却只能让他们的脸显得更加癫狂。

    场面很血腥,很残忍,却也是常态,而沈芊芊在远处看着这一切,却是不甚满意,这帮候选弟子,刚开始怕的要死,得势了却是又无比张狂,这样的人,注定意志不坚定,难成大器。

    不过,沈芊芊也没报什么太大的期望,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真正的传承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得到重用,就好比景龙门十八龙子,除了她和杨天星两个,还有个齐天宝,其他人其实也就是一般水平,虽然有个叫的很响的名头,但也都是徒有虚名而已,所以这些候选弟子普普通通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她也不怎么在意。

    沈芊芊不在意,可是有人在意,不过在意的不是这些候选弟子,他们在意的事清玄门的一众弟子,投降的人,看到原本自己门下的弟子们被杀死,被肢解,被炸碎,哭喊声,咒骂声,还有狂笑声不觉于耳,他们看在眼里,心里却是不好受,有屈辱,有难过,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伤痛。

    沈芊芊看在眼里,却是没有安抚,反而讥讽道:收起你们的那副嘴脸,平时欺压他们的就是你们,此时却装起圣人了,我告诉你们,你们既然降了,那就和你们这个清玄门没有半毛钱关系了,这点,我希望你们记清楚!

    投降的清玄门上层被训斥了一顿,却是马上手起了悲伤的表情,甚至有些人还拍手叫好,这样迅速的转变,其实只是说明了,除了活命,长生,是没有别的颜色东西能让修士动容的。

    沈芊芊就等着这帮候选弟子处理了这些人之后,自己好赶紧去打下一家,可是这时候,却是有变化。

    只见七八个候选弟子,围着一个年岁不大的姑娘,姑娘也是这清玄门的弟子,腿断了一条,身上脸上也是满身的伤痕,这个姑娘,看到围着他们的众人之后,只是哭,哭的让人心碎,哭的楚楚可怜,原本癫狂的这些人,渐渐的也被这哭声哭的心软了,于是合计道。

    诸位,咱们是名门大派,不能连老幼妇孺都杀,咱们要讲道义,所以这个姑娘就放了她吧!

    嗯,我觉得你说的对,放了她。

    可是放了她,咱们不会受罚吗?

    不会不会~,师尊会理解我们的!

    那好吧我同意!

    我也同意!

    于是乎,这七八个人,竟然合计合计把这个姑娘放了,甚至有人还拿出一颗疗伤的丹药替她疗腿伤。

    可是这一幕看在沈芊芊的眼里,把她可气坏了,就在众人放了那个姑娘法时候,沈芊芊一个龙爪飞来,直接把那个姑娘钉死在了地上,身体碎成几块。

    沈芊芊这一下,似乎犯了众怒,所有人对她竟然都有些愤怒。

    哼!一群蠢货!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都给我清醒清醒!

    沈芊芊一声怒吼,却是吼醒了这些人,是啊,他们刚刚都怎么了?不仅突然变得心软,竟然还敢向沈芊芊怒目而视,他们是着魔了?根本就是作死啊!

    哼!没用的东西,见到是个柔弱的女孩,就心软了,关键是你们自己心软的吗?那个女孩,用的是一种法术,自然能引导你们的情绪,让你们难过,悲伤,甚至愤怒到自相残杀!

    还有你们这帮蠢货!顺风顺水的时候嚣张无比,却不知之前有多么狼狈!刚刚有点起色,就学着人家讲仁慈,你觉得你们是救世主吗?你觉得你们能掌控别人的性命了吗?你觉得你们能像主子一样施舍别人吗?我告诉你们,你们仅仅是一只蚂蚁而已,随便谁都能捏死你们!

    就你们刚刚的所作所为,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修士,还是一个低级的凡人!收起你们那可笑的仁慈之心,你们没那个实力,也没有那个气运,挣扎求生尚且艰难,没命享受其他的东西!

    我本该罚你们,即便不死,最轻也得是断手断脚!

    一听断手断脚,一众刚刚还喜气洋洋的候选弟子此刻汗都下来了,断手断脚,未来还有更大的挑战,相当于直接就判他们死刑了,有的人站不住,直接瘫了。

    瞅瞅你们的德性!没打腿就断了,没骨气!这回,念你们不知,我就饶了你们,告诉你们,在我景龙门,没有什么仁义道德,没有什么伸张正义,有的只有奋力拼杀,为求长生,我们当然也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也不怕告诉你们,我们就是最大的旁门,最大的邪魔!

    沈芊芊这话说的霸气,但是确实是有点吹牛了,说是最大的邪魔,其实有斩龙山排在前面,怎么也是排不上第一的,顶多是个第二。

    其实也不怪沈芊芊这么细说,其实凡间对修士界了解有限,不知道修士界的势力划分,在他们眼里,门派一般都是邪魔外道,大门大派,有名的,却都应该是正道,之所以会这样认为,是在人间,展现的光明的那一面总是最大的,所以人普通人当然也都喜欢伟光大的东西,而作为修士,在修士界,从开都是黑暗占上风,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自然认识上就会有偏差,就像即便是这些候选弟子,一样不知道或者说还没有真正的接受其实他们已经入了邪派,入了旁门。

    沈芊芊把所有人呢修理了一顿,直接带着候选弟子们走了,她知道,后续自然会有人跟上,这些算是保护他们的人,不到关键时刻是绝对不会出手的,只会帮他们清理尾巴,也是帮门派开疆扩土~!

    沈芊芊带着众人继续上路,虽然候选弟子们身上伤痕累累,她也没有放松一点标准,还是一如既往的催促着,也比以往更像恶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