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凤皇慕容冲:第157章 我是你大爷
  

    秃鹰调头看去,忽而脸色骤变,扔下被扣押的邬俊仹就跑,谁料,慌不择路的他脚下一绊,一下子摔了个狗啃屎。

    好你个邬俊仹,狗日的!后面伸手过来的人咬牙切齿,虽然是轻声谩骂,然而,听上去,那骂人的话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就格外瘆人,分明知道躲在大槐树下的人的就是邬俊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邬俊仹还在幻想着他的左拥右抱和山珍海味呢,冷不丁地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不由得大惊失色。

    后面掐住他脖子的人力气奇大无比,貌似非要把邬俊仹整死不可。

    邬俊仹感觉气管快要被掐断了,脸色慢慢地成了酱紫色,怎奈何拼尽全力也挣不脱那双铁钳的魔手,从只能呼气不能吸气的气管里艰难发声道:你你是是谁?

    我是谁?那人怒发冲冠,这就从邬俊仹身后转到前面来,面对面啐了他一口浓痰,狠狠地骂道,瞎了你的狗眼了?胆敢欺负大爷我的头上来了?今,我叫你不得好死!

    那人罢,就使劲将邬俊仹抵在树干上往上提,使他脚不沾地。

    我就想知道,东西都被你放到哪里去了?那人瞪着一双豹子眼,头上青筋暴突,瓮声瓮气地朝邬俊仹吼着,快!

    秃鹰?他不是已经死翘翘了吗?这是怎么回事?看到眼前的这个熟悉的面孔,邬俊仹心神不宁了,他狡黠的神情瞬间变得惶恐不安了。

    邬俊仹被那个称作秃鹰的人直接掐住脖子顺着树干顶了上去,邬俊仹双脚腾空乱蹬,哪里还有办法开口话?

    秃鹰就如同一头发疯的狮子,唾沫横飞、吼声如雷,他毫无节制地单手死死地掐住邬俊仹,腾出另一只手来猛抽邬俊仹的面颊。

    窒息的感觉很好是吗?要不要坚持下去?眼看邬俊仹就快要断气了,秃鹰才猛地一松手放开他,只听砰的一声,邬俊仹跌落在地。

    邬俊仹屁股着地,感觉尾椎顿时就好像断裂一样的刺疼无比,他四肢无力,瘫软下去,眼泪也早已滚落下来了。

    邬俊仹可怜的眨巴着眼睛,喉管里仿佛被东西堵住了一样,气息不畅,咔咔连声的张大嘴巴,拼命地吐气吸气,实在抽不出功夫回答那个暴跳如雷的家伙的问话。他背倚在树干上,反手撑着树干缓缓地起身,刚要站起来,就被秃鹰一脚踢过去,邬俊仹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上。

    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秃鹰复又上前,一把缠着邬俊仹的头发,用膝盖顶着邬俊仹的后背,使劲拉扯,邬俊仹瞬间觉得头皮快要被掀掉了,脑腔里热血澎拜冲撞,简直都快要冲出脑颅了。

    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邬俊仹心头怒火喷发,可惜,动弹不得,尽管双手可以挥舞,却怎么也抓不到秃鹰一丝一毫,反而如螃蟹一样,以跪蹲着的姿势接受秃鹰的训斥。

    邬俊仹忽然有一种无助的感觉,这时,他无比地渴望,傻大个能赶过来,然而,这边这么大动静,让邬俊仹感到无比惊奇的是,傻货竟然一点都听不见?!

    难道命中注定该是这样的死法?这样一想,邬俊仹生平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但是,他依然不甘心,怎么能够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让刚刚到来的好日子悄悄溜走?

    你,得让我能够话呀?慢慢地缓过气来,邬俊仹痛苦地流着泪,乞求秃鹰。

    秃鹰阴损地笑了笑,随后,打了个呼哨,但见远处的那一匹送钱过来的马就得儿得儿近身前来,怪异的是,那匹马上坐着的竟然是一只猴子?邬俊仹简直就要吐血了。

    是不是很失望?没人能救你!秃鹰看出邬俊仹的心思,这就打消了他所有的念头,道,这会儿,傻大个差不多已经睡着了。这样也好,可以不让他看到你落魄的样子,如果还想人模狗样的在他们面前嘚瑟,最好在傻大个醒来之前,乖乖地把东西交出来!

    我发誓,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截留邬俊仹声音大,却底气不足,很容易就让秃鹰看出了破绽。

    除了撒谎,你还会点什么新鲜的玩法?秃鹰再次用膝盖使劲儿顶着邬俊仹的后背,右手扯着邬俊仹的头发,重又往上提了提,一字一顿地问道,我乐意奉陪!

    邬俊仹被秃鹰顶得弓腰曲背,头却因为被头发扯得往上扬起,整个身子都已经失控了,他却依然坚持着,真心舍不得将那些东西供出来。

    我很佩服你的耐力,也知道你的脾气,轻易不会撒手放钱,你嗜钱如命!呵呵,但是,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并且,我不敢保证你能见血不慌!下次再去怡红院时,以一张满脸花纹的样子幽会你心仪的女人,感觉一定很特别吧?秃鹰怒了,从裤腿里抽出一把短匕首来,在邬俊仹的脸上蹭来蹭去。

    明晃晃的匕首,将清冷的月光折射到邬俊仹的眼睛里,邬俊仹这下可就慌神了,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面子!在他的生命力,面子和钱同样重要!

    我邬俊仹紧张地瞪大眼睛,看着在眉心间晃来晃去的匕首,一时间,眼睛就成了斗鸡眼了,这时,他再也用不着假装坚强勇敢了,哭丧着脸,以泪洗面,心疼不已地重复道,我。

    秃鹰并没有收回匕首,而是放下,在邬俊仹的大腿面上轻轻地戳了一刀。

    邬俊仹心头一颤,埋怨秃鹰话不算数,哎呀一声哭了出来。

    我这是给你提个醒,不要想着撒谎!否则,后果很严重!秃鹰丝毫没有怜悯之心,道,我改变主意了。

    邬俊仹不解地看着凶神恶煞的秃鹰,问道:你要咋样?

    我要你现在就带我去找!免得夜长梦多!!秃鹰似乎很为自己总结的经验感到满意,认真地道,不能按照以前和你一起养成的坏习惯做事,回头想想,其实,你一直都在给我下套!

    秃鹰一边着话,一边就抽出腰间的一根预先准备好的麻绳,将邬俊仹反手扣了起来,系扣的时候,秃鹰显得十分心,大概是被邬俊仹欺骗的次数太多了,这就对邬俊仹有一万个的不放心!

    扣好邬俊仹,秃鹰正要将他押往猴子骑着的马匹走去,就听见啪的一声鞭响,马背上的猴子尖叫一声,跳下马背,即刻就蹿到树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