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九百八十六章 失落的火海(十六)
  

    你说什么?刀玉鑫双眼一翻,怒了。

    别吵了,到底怎么回事?苗不燕问。

    海丹于是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

    原来在那天大规模的火山集体喷发以后,无数闻所未闻的植物从地底下钻了出来,这些枝叶所到之处全都发生异变,扑捉到的外面世界的人、树木、动物全都被转变成了前所未见的怪物,火山每隔不久还会再次喷发,伴随而来的都是许许多多古滇国时期的盅怪,尤为惊骇的是其中出现了一种影子像鬼魅一样,无声无息的贴地而行,虽然周围百姓早就被疏散了,但是有很多教众猝不及防惨遭毒手,甚至还有大神通者,已经有几位寨佬身陨了,被这种影子缠上似乎是瞬间毙命,而且被地上的枝叶纠缠住就会被转化为难以置信的怪物,生前修为越强的人变成的怪物就越凶悍,所有寨主和寨佬几乎都出手火拼了。

    正说着呢,忽然周围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周围又一次火山集体喷发,所有人连忙躲避,到处都是刺鼻的硫磺味,突然一只三只手的怪鸟好像老鹰一样冲了过来,吴岩卡一刀就给剁了,然后用刀刃挑着给众人看:这是有没来得及躲避的雪雕在山崖或者树木上被转化了。

    楚寻语长叹一声,对苗不燕道:教主,这就是‘椎牛万花山’的威力,自古南疆第一绝阵,它原来最大的功效就是代天行事,可以让我们的世界回到从前的上古时代。

    不错,这就是椎牛万花山的真正可怕之处,正如大左祭和黑衣老者所言,不是养几个怪物、控制人的修为那么简单,这个阵法的精髓在于让寰宇万物回到曾经的那个洪荒年代,难怪古滇国的盅师盛极一时,培育出许多闻所未闻的盅怪,原来他们是利用了椎牛万花山的威力,也正如大左祭和黑衣老者所言,这个阵法失控了才是最头痛的。

    此时又有人来报,已经蔓延到村落了,好在最近的寨子百姓都被早早疏散,可是他们不会飞,还能躲多远?就算是盅师也不能一辈子飞在天上不下来。老远看去,雪山下有一座小山大的怪物尸体,据说那是炎鹰寨十寨佬变的,被其他寨主寨佬联手击毙在那里。火山肆意喷发、天空一片昏黄,到处怪物横行,人类真的回到了史前

    书接上回,众人一路跌跌呛呛,顺着密道撤离,周围的山腹到处都在飞沙走石、地动山摇,众人都有伤在身,所以走起来十分艰难。这条密道应该是庄蹻为自己留的,因为从周围的做工可以看出雕琢精细,其中竟然还有取水的地方以及很多刀兵、盅物等应急之物摆放,好在有饮水的池子,楚寻语试了试无毒,众人简单的逗留了一下,清理了伤口,然后再继续赶路。

    密道很曲折也很蜿蜒,走了大约一个时辰终于有了变化,没多久,一个转弯过去,就看见到了尽头,走近在看,好家伙,竟然一片厚厚的冰壁,楚寻语用手试了试,倘若自己不受伤,砍它个九九八十一刀迟早能切出去,但是现在就难说了。

    好在刀玉鑫借助旷婆之力身体恢复了一些,于是让众人让开,自己将双手放在上面,闭上眼睛,掐了一个法诀,喝道:破!瞬间整个冰壁全都出现裂缝,众人这才看清楚冰上雕琢着一个阵法,里面封印了许多盅虫的尸体,这也是盅师做的手脚,需要诀窍的。

    刀玉鑫开启了出口,冰面逐一碎裂,散落了下来,里面的阵法也全都随之毁掉,众人七手八脚的走进去,过不了多久就能看见厚厚的积雪,积雪倒是蓬松,众人直接从里面硬生生的破雪而行,一盏茶的功夫,梅里雪山远方的一处侧峰的雪堆中,楚寻语的一只脚从积雪中踹了出来,众人终于逃出来了

    看见久违的日光,众人从雪中钻了出来,全都松了一口气,慕缘随手抓了一把积雪搓搓胳膊取取暖,回望一眼,啐了一口,对楚寻语说道:还是我们了得,看太阳的美景庄蹻下辈子都别想了。

    楚寻语也一屁股坐到地上,这一趟真是累出了血,对苗不燕苦笑道:咱们眼下最需要的就是洗个热水澡,换个药,然后美美睡一觉。

    苗不燕解盅成功逃了出来也难得有个好心情,点头调侃道:本教主准了,我这就叫人来接我们,让他们给你准备个大大的澡盆,让你在里面游泳。说完就要从袖筒里摸什么传信搬兵。

    没想到刀玉鑫忽然面色凝重的叫道:不可!

    慕缘气的鼻子都歪了:我们为了你们连命都拼了,洗个澡不行?别说游泳了,小爷我还要在水里倒立呢,还要金鸡独立转它三十圈呢,有本事你弄死我?

    刀玉鑫懒得理会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问: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苗不燕回头左右看看,道:这是南面的面茨姆峰,怎么了?

    面紫母?慕缘问忘尘,这山峰脾气也太大了,脸都气紫了。

    刀玉鑫面色难看的回答:面茨姆峰翻成喊话就是神女峰,乃圣山周围十三座大峰之一,我们此次前来黄金城早已做好准备,迁界禁山,百姓全都不准入内,周围所有主峰都有教众全天日夜把守巡逻,为什么我们到现在一个守卫看不见?

    楚寻语也左右感觉了一下,道:确实不对,似乎发生什么了,最有可能的是又发生政变,已经抛弃我们了,沙马俄里他们自立为王。

    又政变?慕缘怪叫一声,对苗不燕嚷嚷道,我说教主,贵教这些教众比我们家家门口卖菜的老太太们还好挑唆,这回我们几个是打不动了,您这大位还是你自己得想办法吧,我们眼看着是不行了。

    苗不燕面色也不好,左右看看,周围一个守卫都没有过来,黯然神伤:莫非海丹阿叔真的负我?

    就该贬他们去卖菜。慕缘大骂一句。

    别胡说。忘尘最冷静,试了试手,说道,我们可以飞了,燕儿你别急发信,我们我们先偷偷看看情况如何。

    因为已经离开黄金城了,众人便悄悄御空飞起来,攀上最高峰,爬在雪地里,扒着岩石伸头朝梅里雪山方向望过去,结果

    这该死的是什么?!所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

    原来从梅里雪山开始,原本当初上山的时候万里无垠的皑皑白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绿色,郁郁葱葱的,好像是积雪融化了都是树木,但是这绿色似乎有些不对,发暗,周围大大小小的火山口全都在冒着浓烟,天空都被熏黑了,满地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乱跑,好像也不是什么飞禽走兽,楚寻语用手一指下面:快看!

    众人低头看去,发现那些植物正在疯狂蔓延,已经在众人这座山峰的脚下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长,这是椎牛万花山失控了,在遥远的对面,可以看见有许多人影在边界处似乎在放火焚烧什么,恍若是两个世界,到处都是蛮荒走兽,熔岩奔涌,在梅里雪山的附近天空中,还有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影,慕缘嗔目结舌的说道:这可是比政变还恶心。

    发信吧。刀玉鑫说了一句,事态已经很明显了。

    苗不燕一抬手,尖锐的声音划破苍穹,带着蓝色的火光,众人飞了起来,过不了多久,刚才梅里雪山那边上空逗留的人影也飞来了几十位,果不其然,正是海丹、沙马俄里他们。

    众人看见苗不燕他们自然是很开心,但是寒暄总是短暂的,吴岩卡焦躁的质问刀玉鑫:疯婆子,你到底放出什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