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九百一十四章 盅教问鼎(十九)
  

    不,五百多具你砍到明年。寸福到底还是盅师出身,更了解一些,它们好像在歇盅。

    不错。刀玉鑫点点头,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看看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歇盅?楚寻语好奇的问,盅也要歇息?

    哼哼。刀玉鑫冷笑一声,你们汉人不需要吗?

    好像不用吧楚寻语想了想,比如我放个火,难道火会累吗?

    火是谁放的?寸福问。

    你会累吗?

    那不就行了。寸福乐了。

    楚寻语恍然明白过来,汉人修真者用术,术虽然不会累,但是人会,消耗灵气过重必然要休息调理,而盅术也是如此,只不过盅术驱使的蛇虫鼠蚁,这些都是有生命的东西,有了生命自然也就会累。

    刀玉鑫淡淡说道:你们汉人道家常说天地万物皆有平衡之道,盅虫也是如此,饿了就要吃,困了就睡,得不到修养不光是修真者会灵气枯竭而死,盅虫也会透支消耗而亡,只不过盅虫的调理修养和人有些不一样,靠的是‘盅源’来喂养幼虫,这些活尸虽然诡异,但是说白了也是古滇国的盅术遗留手段,同宗同源,只不过和现在有些不同而已,了解它们是饲养,我们就更清楚这些东西到底或者该怎么灭了。

    楚寻语点点头,上前一步:那就交给我了,你们都是盅师,被克的死死的。

    你有用吗?刀玉鑫鄙夷的说道,你是会盅术还是会降术?

    我去吧。寸福背紧大铜镰,踮着大长脚,无声无息的就走了进去。

    寸福手段倒也了得,不愧能和武修者媲美,只见他在脚边那些蹲着的活尸缝隙间蹦跳窜行,毫不慌乱,那双大长脚真让人刮目相看,一抬腿、一落脚,都恰到好处,三两步,四六步,如同在刀尖上舞蹈一般,楚寻语看见了都捏把汗,一盏茶功夫,终于到达了活尸中间,这些活尸的头颅全部朝着中间一点低着,那应该就是盅源,活尸太多挡住了自然是看不清楚是什么,只有看寸福有没有收获了。

    出乎意料的是寸福来到近前伸头看了一眼,表情有些诧异,歪着头似乎在观察什么,脸上全是不解之色,楚寻语连忙在原地比划着问:看见了什么?

    寸福也用手比划了半天,楚寻语和刀玉鑫都没明白,看向见他比划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样子,盒子?楚寻语奇怪的问刀玉鑫,你们盅师的盅源是装在盒子里的?

    没听说过。刀玉鑫没好气的说道,盅源可以是**也可以是陈年老盅,哪有放在盒子里让盅虫隔着木头啃的。

    寸福见刀玉鑫和楚寻语还在讨论什么不禁有些急了,连忙伸手示意,告诉二人想拿但不敢碰,刀玉鑫也摇摇手,万一这是古滇国留下的盅源伸手一碰那就是找死了,不过不碰也不知道是什么啊,寸福到底是合该狗吞天的胆子,心中忽有一计,从背后卸下大铜镰,像铁锹一样往里挖,还要脚踩了踩,这回都明白了,原来他想要铜镰把那玩意儿钩出来,楚寻语暗中叫好,这是个主意,铜镰是死物件,没听说能给金银铜铁下毒的。

    盅源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寸福似乎很不好下手,满头大汗的折腾半天脸上都写着不满意,楚寻语和刀玉鑫也在外面干着急,忽然楚寻语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问刀玉鑫:前辈,你们南疆的盅术我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想问问,这歇盅一般是多久?

    那要具体情况了,盅术除了常规的以外,各族独有的都有所不同,短的有一炷香,长的三、五十年。刀玉鑫奇怪的问,你问这个作甚?想学?

    以后再说吧。楚寻语用手古怪的指了**离自己最近的几具蹲着的活尸问道,有没有感觉它们似乎站起来一点?

    刀玉鑫顺着方向看去,顿时一愣,抬头向上看,这才发现头顶是洞壁,不禁恼火道:原来这东西是个‘夜行盅’!

    什么意思?

    就是入夜而动。刀玉鑫恼道,只有夜晚才会出没,战争期间我们夜里释放的夜莺、蝙蝠等都是,刚才进来的时候是傍晚,现在估计时间快到了,这回要出事。

    连忙对寸福打手势,示意赶紧撤退,寸福也明白过来了,发觉周围越来越多的活尸开始慢慢站起来,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淹没其中了还没有得手,不禁大骇,楚寻语跺着脚说道:再不走来不及了!

    寸福索性一咬牙,呼啦一下把自己衣服扯了,楚寻语莫名其妙:盅师死前脱衣服是什么意思?你们的信仰必须要裸死吗?

    刀玉鑫气的七窍生烟:慕缘那长嘴小子跑了就轮到你了是吧,你非得在这时候开玩笑?

    再看寸福,呵!好家伙,原来是用衣服一把抄住盅源,他不是不敢碰吗,好,那就赌一赌,用衣服裹住了打个结,拿铜镰把儿一串,直接像扁担一样挑在肩膀上,这下倒好,本来活尸就要醒了,盅源被这么一折腾,这些活尸顿时一个个都抖动起来,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寸福赶紧挑着货物三步两步跳着缝隙出来,身边一具一具的活尸睁开空洞洞的眼睛,茫然的伸手抓向他。

    他才跑到中间,所有活尸几乎都苏醒过来了,楚寻语也是艺高人胆大,想着合该自己露一手,直接将长剑反举,用剑柄上的铃铛布条一下甩过去,意欲用伸长的布条将寸福拖回来,结果不想铃铛叮当一声脆响,寸福本能的接住,愣愣的看着周围,楚寻语和刀玉鑫也不说话了,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寸福大喊一声:拉啊!

    所有活尸哇的一声怪叫闻风而动,楚寻语发起蛮力,直接把寸福光着膀子从活尸的指尖处拽了出来,刀玉鑫赶紧抱住,往外撤退,一具活尸扑来,楚寻语一脚踹了过去把它踢到,左手往地上砸出一罐火油,丢了一个火折子转身就跑,火苗子一尺多高,愣是把活尸给拦住了几个呼吸,可是随后成群结队的活尸又硬生生扑过来把火苗压住了,踩着同伴的背往前冲,好在争取了时间,三人已经快了一步逃了出来。

    三人升空疾飞,一口气飞了百里地才停下喘口气,落在山头上,寸福背着铜镰对楚寻语喘着气说道:老弟,你还嫌不够乱是吧,干嘛要摇铃?

    我摇什么呀!楚寻语哭笑不得,这铃铛不是想摇就能摇的响的,它只有遇见说到这里愣住了,因为他想起来,这铃音它是佛家的东西,对邪秽之物最是敏感,要不然怎么男子用它曾经来一度镇压楚寻语的心魔呢,不禁奇怪的问道:你背着的是什么?

    不知道啊,没见过。寸福弯下腰,打开衣服,露出里面的四方形物体,大寨主你见多识广,瞧瞧这是什么?

    刀玉鑫低头看了一眼,也愣住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没想到就连刀玉鑫都不认得,更没想到的是楚寻语张着大嘴满脸惊愕的叫道:是这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