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五百七十七章 偿命
  

    三人悻悻的对望一样,楚寻语点点头问道:这是妖丹?

    妖丹,是所谓妖怪的内丹,老而不死是为妖也,体内必会凝结孕丹,孕丹成形,方可化人,和人类修士的金丹与元婴一样,都是性命之根本,妖丹在人类手中,那用处可大了,可以入药,可以拔毒,也可以炼丹吞服增进修为等等,妖怪活的年纪越大,修为越高,那么其妖丹释放出的气息也就越浓厚,刚才三人看的这颗妖丹最起码相当于合体期人类修士的水平了,简直就是无价之宝,穆老板看来是想拿此物换命。

    这妖丹是你的?楚寻语诧异的打量了穆老板一眼,怎么看都不像你的,你可没有这么高的修为。

    这自然不是我的。穆老板将盒子重新锁紧,放在身边桌子上,也不怕别人起歹心,然后盯紧楚寻语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道:那泼皮是我们家的小六所杀,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算上老朽这条残躯,两条性命和这颗内丹,换我们穆家上下六十多口人的性命如何?

    还没等楚寻语回答,就听见耳边哗啦——一声响动打扰了众人的谈话,回过头去,只看见文琴正好端着茶水进门,听见穆老板说的话,手里的茶碗一下掉在了地上,快步走过来,低着头,眼睛红红的说道:相公,你怎么能如此狠心的离我而去

    这都是命。穆老板叹息一声,爱怜的摸了摸文琴的头发,然后转头对着楚寻语三人说:三位,如何?我穆家一家老小的性命都在你们手上,修真者除恶务尽的事迹我听了不少,所以还请你们高抬贵手,放我妻儿老小这些凡人离去吧。

    相公,你若是走了,我也随你而去。文琴眼角一滴泪水滑落,默默的走到了穆老板的背后,任凭屋外的夜风吹动自己的衣襟,似乎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了。

    你何苦呢?穆老板神情有些焦急,转头看着她,你走吧,你还年轻,还能改嫁,你带些钱财衣物,远走他乡改嫁多好,何苦跟着我。

    行了!楚寻语喝了一声,然后对他们二人说道,别争了,还没到生死关头呢,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完,楚寻语站起来关上房门,然后走到文琴面前问道:夫人,你可知道你相公不是人类?

    知道。文琴点点头。

    稀奇了。楚寻语又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然后转头对穆老板说,穆老板,那泼皮素来为恶,为了这么一个恶人在赔上更多的性命倒是不值当了,倒是你,你们家的事情我观察了一下,不仅仅是与众不同,简直用叹为观止来形容了,如果我没看错,估计有好些妖怪化人娶亲了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走到一起来了,这才是我们想知道的。

    穆老板显得很诧异,很显然没想到楚寻语这三位没有像传说中的修真者一样直接喊打喊杀,反而要问个究竟,于是长叹连连,坐下以后和众人说起了一段前尘往事

    楚寻语三人大晚上的直接闯入了穆老板家中,惊扰的穆家内院所有人纷纷出门来看,放眼望去,除了穆老板以外还有四、五个男子以及数位女眷,都站在房檐下,披着衣服既诧异又害怕的在打量楚寻语三人,楚寻语也不拘礼,直接拱手问好:穆老板是吧,久仰——久仰——

    在下正是‘穆艺’中年男子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然后眯着眼睛打量了三人一份,用些许叹息的口气反问一句:修真者?

    三人点点头,穆老板叹息一声,似乎早就料到了,此时身后的屋内又走出一位披着衣服的少妇,带着惊恐的语气问穆老板:老爷

    刚想说什么,结果被穆老板打断了,穆老板高声命令所有人:所有人都回房去,没我的话不准出来,也不准离开。说完,又对少妇说道:文琴,你去奉茶。

    少妇乖巧的点点头,披着衣服转身就去了,穆老板大大方方的对楚寻语三人一伸手,示意屋内说:请!

    三人对望一眼,楚寻语暗道此人看来也是老江湖了,早就知道自己要来,索性进去看看便是,纵然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个来回,只不过奇怪的是周围这些人身上一点妖气也没有,真的不像是什么妖怪。

    三人随着穆老板进得屋中,穆家其他人也在一片议论连连中回了房内,估计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大伙今晚是睡不成了,都在暗自担心。

    穆老板进得堂屋内,反手关上房门,然后指着身边的椅子说道:请坐。

    三人看见了倒也佩服这份气度,知道大难将临也有这种从容,于是还了一礼,纷纷坐下,穆老板坐在上首,然后对着三人问道:三位远道而来,是来取在下性命的吗?

    泼皮的事你也知道,敢问穆老板,此事该如何办?慕缘义正言辞,终于轮到自己一显身手的机会了。

    穆老板叹息一声,然后苦笑连连:诸位请听我一言如何?

    穆老板低头沉吟半晌,才缓缓道来:诸位,在下久在商海中沉浮,江湖上的事情我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家中历来有祖训,不让我们招惹修真者,免得招来无妄之灾,今日因那泼皮身死一事,牵扯我穆家,作为穆家家主,我穆艺自然难辞其咎,所以思前想后,决定和诸位讨个商量,换我家其他亲人一命如何?

    一番话听的慕缘不明所以,楚寻语和忘尘互相对望一眼,倒是听出一些门道,于是就问:这‘商量’如何讨?

    穆老板并没有急着回答,反而走到柜子旁边,用钥匙打开铜锁,然后拿出一个布包,打开以后是个大盒子,再用钥匙打开,结果发现里面还有一个小盒子,包裹的这么严密的是何物?楚寻语虽然不知道,但是眼力非凡,看出那小盒子是老年间的物件,最起码有九十多年前的东西了,而且是沉香木制成,装东西可以千年不腐,做工精细,上面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图案和符箓,能一眼看出的法阵最少有三个。穆老板取下胸口处挂着的玉珏,顺着盒子上的凹槽转动三圈,然后反向一扭,只听得木盒咔嚓作响,整个盒盖呈四个方向打开,楚寻语认得,这是墨家的四仪九鼈锁,夹层内装有机关,如果强行打开,机关将会摧毁盒内东西。看到这里,三人确定里面装的不是一般东西了。

    穆老板拿到三人面前,轻轻打开盒盖,一股纯正而又磅礴的妖气散发出来,众人只看了一眼,穆老板就关上盒盖,生怕妖气泄露出去,然后问三人:诸位可识得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