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四十二章 化梦神游见芳容
  

    商芊当下就摇摇头,站在了慕缘身后,嬉笑着说道:无妨的,我这次离家,就是为了闯荡江湖,我自己的修为也不弱呢,再说,还有八戒师兄呢,他会保护我的,对不?

    慕缘无奈的点点头,对着楚寻语说道:放心,我会保护好商芊的。

    看着商芊心意已决,楚寻语也不好说些什么了,便一摆手,对着大家开口:既如此,我们出发吧,南边四十里左右,我们已经说明了晚上要去拜访,他们应该也有所准备了。

    众人点点头,便同时御空而起,对着南边的方向,就急速飞了过去。本来步行就是为了避开戮梦门的耳目,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戮梦门的人都已经知道,于是便不在低调行事,直接御空,一路疾飞过去。

    当天空中一轮新月渐渐的爬上了正中,无数的星辰也不再害羞,都大大方方的从幕后走上了台前的时候,告诉了世人,晚上到了。

    咦?这附近就是了吗?怎么不像?没有一点痕迹?梅晚站在空中,看着脚下一片普通的树林,奇怪的问道。

    众人也都不语,仔细的观察着附近的情况,确实,一点异象都没有,树林安静,秋风清凉,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凡。

    观月折扇一合,问道:我们要不要下去仔细查看一番?

    楚寻语点点头,但是却左手一抬,一道凌厉的剑气打了出去,只看见月光下,地面激起了一阵尘土飞扬,就在无动静了。

    当真是怪了,一行人皱着眉头,徐徐的自空中落下,慢慢的踩在了土地上,一切还是那么的平静。

    按理来说,既然知道我们来了,不管是友善还是交恶,都应该有所准备,可是这里一点动静都没有,着实怪了。观月左顾右盼一番,摇着折扇,满脸的表情甚是奇怪。

    望尘还是那么的一如既往,平静的笑容挂在脸上,平和的看着这一切,在一旁一言不发。楚寻语也丝毫不以为意,因为自己知道,除非遇到了危难关头,否则这个老家伙是怎么也不会出动的,一切都是留给我们自己历练。

    慕缘往前走了两步,又后退了几步,在往左一步,又往右挪了一阵,就这样,迈着怪异的步伐,原地来回乱走。商芊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慕缘师兄,你在干什么?

    慕缘嘘了一声,自顾自的在原地转悠,还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空,楚寻语低头一阵沉思,不禁想起了什么来,也随着慕缘的脚步一起开始原地无规律的打转。

    这下可把观月、梅晚和商芊三人看愣住了,这二人怎么了?难不成突然失心疯了不成?

    观月这时候顺着他们的目光一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斗,心中忽然灵光一闪,当下明悟了,不禁摇着折扇低叹道:中原八俊,果然才思敏捷。

    商芊奇怪的问道:怎么,他们二人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二人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但是让商芊感到意外的是,这两人皮肤上,居然都有了一层微汗,这怎么了?难道原地打转打的这么累人?

    抬起头来,楚寻语对着慕缘道:你那边怎么样?

    慕缘无奈的摇摇头,回答:要是成功了,我们现在还能这样说话吗?

    商芊终于忍不住了,拉着慕缘的衣角,问道:慕缘师兄,到底你们在做什么?也教教我,我可是第一次见世面啊

    慕缘呵呵一笑:我们刚才是想破阵,可是无奈,我这点小聪明,没办法做到。

    什么?商芊大吃一惊。

    不错,观月上前一步,朗声喝道:久闻戮梦门的各位道友善于化梦神游的本领,我们今晚前来是有要事相商,无意于挑起两边争斗,还望各位解除梦境,我们都坐下,兴平气和的谈上一谈。

    声音在空旷的树林里久久回应,却无一人应答。楚寻语眉头一皱,抬起头来说道:想不到这戮梦门的梦境之术竟然如此玄妙,不知不觉的就深陷其中,当真是防不胜防。

    梅晚无奈的相问慕缘道:刚才的方法不行吗?

    行不通,慕缘摇摇头,本来我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头上的星光闪耀,虽然花眼,但是却极其的有规律,每隔一阵,就有一两颗星辰按照原来的规律再次跳动,留心之下,发现是按照我们的脚步来的,于是我异想天开,故意在原地来回,想要反其道而行,破开此梦境,但是却失败了,想来布下这梦境之人的修为,最少也不下于当年的谈梦道友。

    哦?你真的认识我家少主?一声惊奇的声音自远方袭来,但是感觉却像来自于四面八方,让人无迹可寻。

    不错,慕缘点头朗声应道,我们前来,正是为了谈梦道友的事情,还请解开梦境,我们开诚布公的谈谈。

    哈哈哈哈这时候,又是一阵粗犷的笑声传来,自天边高声唱道:人生苦短,去日愁多,看似梦境,心有不甘,殊不知那醒来又平添多少烦恼。各位,不如就这么抛开烦恼睡着,一梦千年,待醒来之日,或许又别有一番风景。

    楚寻语眉头紧皱,自声音响起之时,就一直放开神识,想要追踪来源,却发现飘忽不定,明明知道,布置这样的大神通梦境,所需要的真元灵力极大,始作俑者不可能在远方,但是在这梦境之中,更本施展不开拳脚。不禁下意识的目光看向了四周,忽然眉头一舒,计上心来。于是嘴唇微动,对着梅晚和商芊传音说了些什么。

    梅晚听了不禁一阵皱眉,可是总是困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只好轻轻点头。不过商芊倒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也不知楚寻语说的是什么办法。

    既然已有计谋,当下梅晚也不含糊,一下升入空中,高声喝道:尔等放肆,吾乃宏道门掌门梅广林之女梅晚,两派同为魔道领袖,旨在齐心共同证道,你们今日这番所谓,又是何居心?

    说罢,手一挥,解除了幻化的身形,一下子,那天人之资显露无疑:青丝在背后阵阵飘动,弹指可破的皮肤在月光下显露无疑,美眸灵动,虽然一脸愤怒,但是秀眉轻撇,小嘴微撅,反而是别有一种风情。顿时让那漫天星斗无颜闪动,夜空残月藏入云间,整个树林在微微颤抖,似乎所有的绿叶都在为这花一般的芳容而感到自惭形秽。

    梅、兰、竹、菊,果然是傲雪寒梅吗?天边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