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四百五十一章 负担
  

    天算不如人算,命运如此巧合,高威这小子合该命不该绝,屡次身处险境,都有贵人相助,这不,楚寻语他们看见高威的名字,只好必须前往死亡谷去救人了。

不过死亡谷的位置很少有人知道,于是公输登云向望尘求助,希望他能施以援手,用万言卷占卜出死亡谷的位置。

    公输登云伸头在地图上一看,又问:那些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望尘摇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

    怎么?万言卷做不到?要知道老兄你的万言卷可是逆天而视的。

公输登云显得很惊讶。

    是逆天,但是那里是‘绝地’之一,是不需要遵守天道法则的,所以是无法无天,我修为浅薄,尚不能做到。

    楚寻语倒没有在乎这个,知道大概方向就行了,反而关注自身实力的问题:公输老哥,咱们这二十来人加起来实力并不是很强,而且据我观察,这队伍里有很多稚嫩的年轻人,没有经历过生死场,大都是因为自己的亲人被困在那里才过来的,在下说句实在话吧,那里是出了名的危险,这些年轻人别说救人了,到时候能不能囫囵着走个来回都成问题。

    这个我也考虑到了,所以我极力邀请你们的加入,但是有一点还是值得庆幸,这支失踪的人马没有走到最深处,他们的计划就定在入口往前八十里处,只要看看有没有公输莫难的踪迹就行了,只不过离入口这么近,还被困在里面,说明其中一定有隐情,我们接到的飞剑传讯上说,他们遭到了神秘而又猛烈的攻击,很多人重伤,还有人死亡,所以我们带来了大量的草药,希望能运进去救治他们。

公输登云如实说道。

    恩,药物带的很全面,我看过了。

楚寻语点点头,但是能不能运进去还是问题,如果里面真的发生了惨烈的战斗,光凭这么几个杀鸡都脸红的小家伙想要运送进去,几乎不可能。

    哦?小兄弟,你懂医?公输登云诧异的问。

    恩,在下略懂岐黄之术。

楚寻语连忙随口敷衍。

    那太好了。

公输登云非常高兴,实不相瞒,我们的队伍里没有懂得药物的人,所以都是胡乱带的,每种药物都选了一点,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楚寻语点点头,其实心中暗道晦气,这下想不帮忙都不行了,因为高威被困在里面,这小子和自己私交甚好,就算危险,也必须进去。

    众人又商议了一会,楚寻语便和慕缘两个小辈一起先行告辞,留下望尘和公输登云二人叙叙旧,在离开公输登云的帐篷后,慕缘就问楚寻语:看你的神色很担忧啊。

    楚寻语一边走一边叹息着:高威这小子命不好,总是摊上这种事,步步该栽,处处有难,这倒好,我们不仅要进去救他,还要顺带保护眼前这二十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这下的难度不是一般大。

    我们可以借用他们的优势啊!慕缘灵光一现,惊呼起来,用他们的机关兽!    机关兽?楚寻语一愣。

    对呀!慕缘点点头,用手比划起来,你以前和我吹嘘打仗的经历的时候,不是提到过,公输和墨家在战场上,使用了这么不对这么也不对这么大一个的大家伙,而且数量很多,威力又大,又是火又是雷的,打的敌人抱头鼠窜嘛。

    的确,在两朝战争时期,公输家和墨家确实带着大量的机关兽加入战斗,有钩、临、冲、梯、水、堙、水、穴、突、空洞、蚁傅、轩车等十二大类,三十六小类型的机关器械参加战斗,或冲城、或爬墙、或遁地亦活防御,进可踏平万难,退可从容不迫,种种匪夷所思的手段,体现出极高的机关术制艺水平,但楚寻语却指着前方不远处一群围着篝火的年轻人说:你瞧瞧,这些小家伙都是背着家人私逃出来的,能带着那些大家伙出来?我估计能弄出一群木牛牛马就很不容易了,也不指望还有什么其它。

    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于是慕缘带头往那篝火堆走过去,和众人打了个招呼,便加入进去。

    二人坐定以后,免不了要自我介绍,楚寻语还是以散修自居,倒是慕缘的身份,让一群面孔稚嫩的小家伙兴奋不已,围着慕缘问这问那,崇拜的表情流露于表,让慕缘好生得意,尾巴都快翘上天了,毕竟中原八俊不是白叫的,这群公输家的孩子们,以为有天机阁的望尘前辈和中原八俊之一的慕缘师兄,此行就必定能旗开得胜,听的楚寻语不禁苦笑连连,真是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如果能靠着这种虚名就能在死亡谷杀个来回,那么自己当年在两极之地干脆就算是呼风唤雨好了。

    真的?众人又是惊喜连连,高声疾呼太好了,终于找到懂医术的人同行了。

    楚寻语白了慕缘一眼,真是给个梯子就上房的家伙,但眼下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楚寻语直接问道:诸位,你们除了带了木牛牛马以外,还带了什么有杀伤力的机关兽来没有?。

    高威?望尘和慕缘都是一愣,慕缘惊问:他怎么会跑进去了?是不是同名同姓而已?    楚寻语没好气的撇撇嘴:你没看见是马夫吗?估计就是这小子,伤好以后,就投奔蜀山了,结果蜀山这帮热血的除魔卫道之士,高举正义的大旗,想都没想就跟着他们一起冲进去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