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四百二十三章 地下世界(一)
  

老者点点头,留下来的人,都请郎中用了药撒在上面,也许能挡住一些疾病吧。

    通过味道,楚寻语闻出来,这上面确实有很多防止疾病的优良药物,但是能不能抵挡住这次毒药爆发,估计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动静闹的不小,于是按照惯例,通知老者一声:那我们进去了。

    老者点点头:去吧,来去自由,你们小心了。

    三人示意一下,便从老者的目光下正式走上了街道,楚寻语忽然想起什么,立刻转头问道:请问这里中毒以后,发生死亡了吗咦?不好楚寻语话还没问完,转头望去,就看见眼前已经空无一人,门房那里什么都没有,空旷的幽暗街道上,只有三人诧异的表情,偶尔有地下的幽风吹过,让三人更加不舒服。

    慕缘结结巴巴问道:什么东西?这老家伙是人是鬼?是敌是友?怎么出来的,怎么没的我们都没感觉,明明修为和我们一样,但是怎么感觉不对?    楚寻语拔出长剑在手,眉头紧锁:这里果然古怪的紧,已经不是以前的百啸山庄了,望尘前辈,你修为高深,可曾有发现?    望尘摇摇头:并无发现,此人好生奇怪,我们这里一行,看来要多加留意。

    说到这里,倒是让楚寻语想起来了,于是也拿出三条毛巾和一个小瓷**,倒出一股芳香的液体在上面,递给两人,并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家的药物,别大意,还是学刚才那人一样,捂着口鼻,防一下也好,最起码也图个心安。

    二人点点头,都照做了,不过慕缘还是鬼机灵一个,他嫌用手捂着不方面,拿出一条细绳,穿过折叠好的毛巾,挂在耳朵上,这样就空闲出双手了,望尘和楚寻语看的哈哈一乐,也纷纷效仿其举动,看看三人脸上挂着毛巾的样子,不禁纷纷莞尔。

    笑过以后,慕缘看着空空荡荡的街道,感觉还是不舒服,于是问楚寻语:接下来我们往哪里去?    楚寻语想了想,便回答:先去‘医’字号的地盘,据这里最近不说,主要的是,我还有一位‘老朋友’在那里,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如果在的话,我们也许能打听出什么来。

    于是,三人就在空旷而又黑暗的街道上,一路向前。

    楚寻语三人来到了死寂一片的百啸山庄,这里只有无尽的幽静与沉默,看着街道上零零散散晃动的昏黄灯笼,慕缘不禁有些寒颤,似乎觉得这里充斥着的阴冷与寂寥和外面如火的沙漠一点都不一样,站在入口处问楚寻语进去吗?    楚寻语看着眼前的情形也感觉不对,当年的这里如同凡人的庙会一样热闹,到处都是形形色色的江湖**在喧嚣,怎么忽然传出了疾病的消息,这里就跑的一个人都不见了,不禁提防了几分,转头看看身边最接近出口处的一座小木屋,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门房,百啸山庄共有八个入口,分布在各个方向,都有这样一个门房,会有人在里面常驻,类似于哨卡一般的存在,于是抬腿走了过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耳边只能听见自己的脚下被踩着吱吱作响的碎石声,逐渐来到近前,由于光线原因,显得更加黑暗,窗子打开着,窗台也有一层薄灰,看来有数月没人了,于是慕缘跟了上来,伸头进去向里张望一二,黑黑的,看不清楚,依稀有桌椅的影子,于是来到正门前,用手轻轻的敲了两下,小声问道:有人吗?    敲门声在身子周围的回响,半晌都无动静,便松了一口气,一转头刚想说些什么,忽然就看见一双满是皱纹的眼睛在眼前,当下被惊的怪叫一声:什么东西?    这一声惊叫惹得望尘和楚寻语都看了过去,只看见一个穿着一身脏兮兮的长袍老者静静的站在那里,身形佝偻,用毛巾捂着嘴,五官看不清楚,脸上的皱纹和衣服上的污垢一样多,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冒出来,楚寻语三人立刻警戒,乍一感觉,他也只有元婴期的修为而已,楚寻语不禁问道:阁下何人?是门房吗?    是。

老者点点头,转头看着楚寻语,一双昏黄的眼珠似乎在打量他们,声音有些压抑,你们是何人?    客人。

    客人?自称门房的老者表情显得有些惊讶,你们不知道吗?百啸山庄已经有很多日子都没有客人来了。

    是因为疾病吗?慕缘问道。

    老者点点头:知道你们还来?很有胆量嘛。

    楚寻语不理会他的讽刺,直接问道:敢问这位道友,这里还有哪些地方是有活动的?    百啸山庄分商、雇、医、斗四个区域,商是指从事物品交流的的地方,包括人口贩卖、销赃等见不得人的买卖;雇是指买凶杀人、付出代价求人办事的区域;医则是在在外面惹麻烦以后,被人用武力伤害,结果因为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无法外出求医,只好来这里的找**郎中治疗的地方,这些**郎中医术精湛,但大都心术不正,私下还制作、贩卖五石散等这一类外面明文禁止的药物;最后是斗,顾名思义,是专门解决纠纷的武斗场所,要知道,来这里的人大都是**匪类,平时素来无法无天,这帮人聚集在一起,哪能不出事,一旦有了摩擦,就到专门的地方各凭手段一较高下。

    老者眯着眼睛看了看楚寻语,摇摇头:基本都跑光了,谁敢待在这里,这种事情是史无前例的,天晓得还会发生什么。

    那你怎么还留在这里?慕缘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不怕吗?    怕。

老者紧了紧捂着口鼻的毛巾,但是我更怕在外面,这里留下来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已经感染上疾病的人,还有一种就是和我一样,在外面被通缉,一旦露头就会被追杀的人,所以我们只能留下来。

    楚寻语轻轻嗅了嗅鼻子,便问:你这毛巾上有药?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