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三百五十三章 归来的日子(下)
  

    慕缘忍无可忍,不能再忍,当晚就拉着楚寻语准备乘天黑摸进那小子的房内,胖揍他一顿,谁想昆仑派地位超然,里面奇门阵法无穷,转的两小辈晕头转向,也没能找到方向,只好无功而返,所以这口气慕缘一直憋着,不想过了几日,宋琼清那小子竟然也参加了玉虚宫论剑,慕缘暗暗叫好,准备碰上他以后,噼里啪啦,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痛揍这小子一顿,让他在天下人面前出出丑再说,可是天公不作美,他们两人一直没有碰上。

    最后慕缘在与清竹仙子的对阵中,主动败北,而那小子竟然问鼎天下青年才俊之冠,这可真是始料未及的,慕缘为了这事,好一阵忿忿不平,事后多少年,都叫嚷着不服,自己肯定比他强,这既是为什么慕缘一直很敌视宋琼清那小子的原因。

    听完这一切,商芊闷着头乐了半天,半晌,才抬头挖苦道:闹了半天,还不是慕缘师兄你不对。

    我的傻妹妹,哥哥白疼你了,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说话。

慕缘顿时气的白眼连连,外加泪流满面,忽然眉头一皱,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清竹仙子,奇怪的问道,我说清竹,说了半天,把你给弄忘记了,你是为什么来的?。

    什么原因?所有人顿时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楚寻语接下来要说的话。

    就是那个所谓的月牙状的宝物事情。

楚寻语说出了这个至关重要的消息。

    当时的狰其实并不太放心让那个黑衣人和自己的父亲在房间里密谈,因为狰是个很聪明的人,他能观察出来,他们类人每次出现,都伴随着很麻烦的事情,而且是惹上大麻烦的事情,上次就是弄出个什么刺杀天子、篡改天命的闹剧,这一次又来,狰忍不住故意在中间找了个理由进去打断他们一下,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听出一些蛛丝马迹。

    狰的父亲和那黑衣人都是大神通者,以狰的修为想要在暗处偷听,基本不可能,所以干脆就随便找了个事由,猛的推门进去,故意打扰,结果无意中听说那个黑衣人在找父亲要什么东西,父亲拒绝了,后来狰就退出来了,但是心里大概有了计较,这帮家伙果然来者不善,灵宗虽然被归属于魔道,但是从来不主动招惹是非,可是看目前情况,这些家伙恐怕不得偿所愿,是准备赖在这里不走了。

    后来爆发了灭门之乱,狰被父亲关进了密室,最后关头,他问父亲,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略一犹豫,就告诉了他,那些黑衣人在找一件月牙状的法宝,很重要,最早就是发源于灵宗的佛家宗师,后来已经失传多年了,现在要想找,恐怕就要去问西方,被称为万法源头的那个门派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说,狰要楚寻语去找那个人,因为那个人就是这个门派的。

    众人听了恍然大悟,唯有商芊听的一头雾水,摇着小手问道:喂喂,你们说的我没听明白,到底是哪个人,哪个门派,让你们这么严肃对待?    你想想,中原八俊,还缺哪个是你不知道的?慕缘回头反问一句商芊。

    恩我想想商芊很认真的掰着手指头数道,楚师兄、慕缘师兄、清竹姐姐、莫语姐姐、狰、公孙燕姐姐和戮梦门的谈梦师兄,还有就是咦?怎么就七个?少了一个?商芊惊奇问道,还有一个是谁?    出生于天下万法的源头门派,我们之中最强的楚寻语认真的说道,昆仑,宋琼清。

    是他!商芊惊呼道。

    怎么?你知道?    当然知道。

商芊一脸向往的说道,我听家里的姐妹们说道过,他是当今天下,我们年轻人中,最完美的存在,他正直、坦率、强大、公正、而且还玉树临风、知书达理、博古通今、仗义疏财    停!停!打住!打住!慕缘赶紧一挥手,怪叫连连,你给我闭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说的这是圣人,那小子没这么伟岸。

    你胡说!商芊立刻驳斥道,宋师兄之名,海内皆知,没想到他是你们中排名第一的,也难怪说道这里,商芊一脸神往的样子,我们这次去,要能见他一面那就好了,回家还能和家里的姐妹们说说呢,听说他现在负责主持凡人王庭和修真界的联系事务,肯定很忙,楚师兄,你们都是齐名的,能帮我引荐一下吗?这可是    你给我闭嘴!慕缘鼻子都要气歪了,瞧你那一脸傻乎乎的样子,不许你见他,就是不许你见    你凭什么不许我见!商芊恼羞成怒,忽然反应过来,嘲讽道,是不是有的人,没有获得天下第一,妒忌了吧。

    你胡说!慕缘已经到极限了,气的七窍生烟,你知道那小子是什么货色吗?小人!伪君子!假道学!伪善    闭嘴,你不许污蔑宋师兄。

    你才了解他多少?        就这样二人唇枪舌剑吵了半天,楚寻语连忙插嘴打圆场,缓和下气氛,商芊委屈的躲在楚寻语背后,嘀咕道:楚师兄,你看慕缘师兄,一脸妒忌的样子。

    什么?我妒忌他?他也配!慕缘不屑的撇撇嘴。

    楚寻语哈哈大笑,就告诉商芊,其实慕缘和那个宋琼清在很多年前,是有一段因果的。

话说当年,在昆仑派玉虚宫论剑的时候,天下门派都来到了这个万法发源的圣地,慕缘和楚寻语也是如此,被家人带着来到了这里,结果没想到,慕缘刚到的那个下午,这小子恶习难改,竟然跑到昆仑派的厨房里偷东西吃,被当时路过的宋琼清路过抓个正着。

    可偏偏这个宋琼清也是个人才,抓住慕缘以后,痛心疾首的说出了一番长篇大论,希望能教诲慕缘,可是你想想,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多同辈的少男少女的面,慕缘怎么下得了台?当下红着脸,挽起袖口,气的脸红脖子粗,上去就要和宋琼清打架,结果宋琼清生得一张好嘴,又继续以佛家弟子怎能妄动手脚、不受清规的说辞教育他,引得周围一片叫好,慕缘差点气的吐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输阵又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