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一百九十五章 柳泉密境(五)
  

    哗啦啦楚寻语脚下几颗碎石滚了下去,在空荡荡的山腹中,引起一阵回响。慕缘把头伸出去,吸了一口冷风,愣愣的问道:喂,我说疯乞丐,这这又是什么名堂?

    疯乞丐也愣住了,不确定的回答道:我想,我们应该想方设法到对岸去,也许会有出路的。

    废话!慕缘勃然大怒,用手一指下面,你自己瞧瞧,这整个就是一悬崖峭壁,根本无路可走,你想过去?简直开玩笑,要是法力还在,那不用说,自然轻而易举的就飞了过去,可是现在凡人一个,你怎么过去?跳过去?黑灯瞎火的,最起码和对岸有几十丈远呢,一介凡人之身,能跳那么远?简直就是

    等等,安静嘘什么动静?楚寻语常年在两极之地中,生就了一副通灵的五感,就算在法力全失的时候,也能听见及其细小的声音,所以他让众人闭嘴,自己似乎听见了什么。

    怎么了?疯乞丐疑惑的回头看看,问道,你听见什么了?

    轰隆轰隆楚寻语皱着眉头,竖起耳朵,慢慢的模仿着。

    什么轰隆?听的众人一头雾水,就连望尘都伸直了耳朵仔细的听,半晌也没有什么反应,疯乞丐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搞错了?或者听岔了?

    没有。楚寻语很坚定的摇摇头。

    慕缘一贯很信任楚寻语的能力,表示支持:你才听岔了了呢,他不会听错的。

    众人不敢轻举妄动,老实的站在原地观察动静,不过一会,就真的隐隐约约听见一些细小的轰隆隆声音。

    什么声音这是?有人往这边来?慕缘奇道。

    不像!疯乞丐似乎想起了什么,努力的回忆半晌,我好像在哪里听过,以前应该遇见过,是什么来着?

    正在这回说话的功夫,忽然楚寻语鼻子有些痒,用手一摸,好像是些灰尘,不禁有些奇怪,抬头看看洞口的顶部,偶尔会掉一些尘土,微微惊道:这声音好生的大,都能震落尘土。

    震落尘土?疯乞丐一愣,随后转过头,大惊失色的叫道,不好,我想起来啦,这声音的节奏我真的听过,这是机关术里的‘千斤球’!

    ‘千斤球’?什么东西?慕缘很是疑惑。

    就是个滚球的东西!疯乞丐一语双关,很是讽刺的解释道,不知道从哪里掉出来个大球,一直顺着我们来时的通道,一路滚来,重不知多少斤,挤满了整个洞穴通道,听声音马上就来了,快想办法啊,我们法力全失,前有断崖,后退无路,我们快交待在这里了!快呀!

    众人听了顿时震惊,慕缘懊悔的自语道:开什么玩笑,想我英雄一世,居然会死在这么普通的机关术下?

    楚寻语当下咬紧牙关,也是心中忐忑不已,眼看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边有千斤压来,真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偏偏法力全失,进退维谷,要不就是跳崖摔死,又或者被千斤球压成肉泥,这可如何是好?

    不好!慕缘看见楚寻语慢慢回过头来,一脸冷汗的样子,顿时心中一紧,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连忙回过头,结果借着昏黄的火光,看见墙壁上有五个人影,当下怪叫一声,一把推开身边的人,双手一结印,眼看一个专克恶鬼的佛印就要轰出去。

    结果很遗憾,不用说也知道,什么反应都没有,毕竟力量都被限制住了,反而是望尘和疯乞丐淬不及防之下,被他一推,在这狭窄的通道之内,一下滚成一团,手里的火折也掉落在地下,墙上火光乱撞,眼前顿时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楚寻语大惊,连忙喝道一句不要乱!,稳定住众人,分开人群,高举火折,仔细打量周围墙壁,这时候,却又变成了个四个人影,一点问题都没看出来。

    怎么回事?疯乞丐很是疑惑的问道。

    你看见了吗?楚寻语看着慕缘问道。

    看见了。慕缘面色不善的点点头,有问题!

    还不都是你!疯乞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一听有问题,就猜测八成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连忙数落起慕缘,乱丢东西,引出什么问题了吧。

    慕缘这个时候,懒得和他掰扯,直接三言两语就说出了刚才的情况,听◎︾,的望尘和疯乞丐都是一惊。

    望尘严肃的说道:各位,以我的经验,这妖物不善,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离去的,有可能已经在我们身上了。

    什么?不好!此言一出,非同小可,这要是乘着众人法力全失的时候,一下子潜入了自己体内,极容易乘人不备,直接吞噬自己心智的。

    可是一群法力全失的人,能查出什么来吗,所以四人左看右看,都没有什么结果,虽然忧心忡忡的,但是也无计可施。

    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还是向前看。楚寻语索性咬咬牙,但是这问题终究是个隐患,一刻不解决,始终成大害。

    看着眼前那个人影还坐在角落里,楚寻语索性不再罗嗦,直接举着火折子,一剑遥指,借着昏暗的火光,还不忘偷偷看一眼剑身,剑身上那一曲《浣溪沙》还在,说明婷儿还在自己的身边,心中不免安心了不少,于是慢慢朝那个人影走去。

    视线逐渐清晰起来,洞口中吹来凌乱的寒风,慢慢刮过自己脸庞,一步一步来到近前,才看清楚,这竟然真的是一具骸骨。

    意料之中,但又是意料之外,因为这是一具女人的骸骨,坐在地上,而且服饰有着明显的不同,是穿着唐服的女子,这下可是让人吃了一惊。

    这是慕缘一阵狐疑,猛的一拍大腿,惊叫道,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众人皆是疑惑,回头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