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断灯灭之时:第八章 小镇故事多 他乡遇故人
  

    世人只知终南山有闻名天下的说经台,乃天下道门重要的象征,却不知,平时声响不显的至相寺,实乃华严宗的发源之地。

    路上,楚寻语问道:前辈,长久以来,这天机门的推算天地之法响彻天下,不知能否算出这黑色宫灯的下落。

    其实也不瞒小友,望尘说道:方才听闻小友说完这灯来历之时,我便暗中以本门秘法卜算了一卦,无奈此物实在是神通莫名,我也推算良久,毫无头绪,只算得其中有这莫名凶险,刚才没有说,也怕小友心生退却之心。

    前辈也太小看在下了。楚寻语坦然说道,自从进了那两极之地,这性命之事,早已看的淡了,哪里会有退却之心,更何况,当年萧萧一事,疑点颇多,若是不探究明白,也对不起这萧萧的在天之灵。

    一路上,二人就这样一边交谈一边向前走去,过不了多时,便看见前边不远处,出现了一个小镇子,远远望去,倒也是一片繁荣,这二人会心的一笑,随即,望尘幻化了身形,换成平常人的模样,牵着马,便和楚寻语迈腿走了过去,不多时,进了这镇中。

    看着这身边人来人往,叫卖声络绎不绝,望尘不禁笑道:比之前朝,确实,百姓丰衣而足食,国泰而民安,大明,确实远胜于元。

    听了这话,楚寻语不禁撇了撇嘴,在他听来,不以为然。

    忽然间,听见身边有人在叫卖簪花,楚寻语走过去,看见了一个淡绿色的发簪,拿起来,凄然一笑,原来,萧萧生前的梳妆台上,有一只绿色簪花,正是她生前所喜爱的。

    楚寻语坦然一笑,放下手中之物,便回过神来,继续往前走去,望尘看在心里,也不多话,二人往前继续走着,眼看到了中午,这街上酒楼饭馆的生意好了起来。

    二人正在前行,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家酒楼门口吵杂起来,围观之人甚多,二人走近一看,只见这酒楼门口围住了不少人,在议论纷纷。

    楚寻语和望尘自然非同寻常,听觉清明,便侧耳一听,大概了解了一些,原来,这家酒楼的主人,是本地的一个姓张的财主,起先,按道理来说,每天早晨都会起来遛狗与街市之上,结果今日却没有出来,原本家人是以为有什么事情耽误了,便没有在意,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还没有见到踪影,便忍不住,派人到卧室一看,结果发现他和妻二人都死在了窗前,而且死状奇特,听说极为凄惨。这不,当地的府衙派人已经过来了,封锁了这里。

    二人放出神识,透过屋子,慢慢的感觉到楼内的后院,有一处房间,官差皆在此,周围还有其他下人站在门口,哭哭啼啼,不用说,必是那主人身死的房间了。待神识看清楚了其中情况,饶是二人见多识广,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待收回神识,楚寻语对望尘说道:前辈,我二人要进去看个清楚了。

    望尘点头答道:该当如此。

    说罢,此二人便寻摸了一个角落,隐去身形,从后门走了上去。正在这时,官差已经调查完毕,便遣散了周围的亲属,封锁了房间门,严禁有人出入。

    望尘与楚寻语来到门前,心念一动,便进入门中,对付这凡人之门,真恰似仙家手段,了无痕迹。

    待进入房内,看见了真实的一幕,也不禁让二人又是一阵恶心,好歹二人也经历过生死杀场,但是眼前的情况确实很震惊。只见得眼前,有一对夫妇倒在窗前血泊之中,可是这两具尸体残缺不全,肢体凌乱,身上到处是撕咬痕迹,基本上伤口全是根根见骨,尤其是那个男子,下半shen尽皆失踪,一眼看过去伤口,竟然是活生生被大力撕咬而断,夫妻二人皆是如此,彷佛被野兽侵袭一般。

    走到窗前,便看见外面是后院的水塘,放出神识,这水塘不深,只是一处景观,塘中也并无不妥,院内倒是一片绿景,显得安逸富贵。

    不多时,望尘与楚寻语便走了出来,楚寻语说道:此二人死状离奇,少不得要探查一番了,前辈如何看待?

    望尘点点头:房间内的灵气并无异常,看似不像魔邪之人所为,可又是让人无法相信,这二人死于寻常原因。

    楚寻语又道:前辈可曾注意到那二人的表情?

    自然是注意到了,那二人的表情,双目圆瞪,似乎看见了某样及其恐惧的事物。

    楚寻语同意的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往前走去。二人绕着这家酒楼,走了一圈,只看得这庭院之外,有水流自外引入,一看就知,是引了活水到院内来装饰亭台,倒也是颇为花费银两。

    一圈下来,收获不大,便走回街上,不远处,看见刚才那帮官差,走进了一家酒楼之中,原来已经正午时分,看来这帮人要寻摸吃食了。望尘与楚寻语便立刻跟了上去,前后脚进了这家饭店,在旁边的桌子上点了几个菜,佯装坐下吃喝。

    果然,酒菜还没有上齐,那几个官差之中就有人按耐不住了,低声说道:这事真邪行,我看八成是鬼神所为。

    闭嘴,吃你的饭,老三,生怕别人不知道什么吗?其中看似一位比较年长的官差喝道。

    开始那位说话的仿佛有些不服气:怎么不是,你没听那些人说吗,说半夜有听见窗口婴儿啼哭之声。

    有完没完?另一人喝道:赶紧吃饭,吃完了回衙门,这事情我们管不了了,上报到上面。

    说罢,一群人低头吃喝,在不言语。

    望尘和楚寻语听罢,便留下了几个散碎零钱,匆匆下楼。下了楼。楚寻语便道:前辈刚才的表情,似乎有所发现?

    望尘摇头道:现在还不好断言,不过也有点头绪了。

    说罢,便拉住身边一个路过的普通人,开口问道:老乡,请问一下,附近是不是有一处矿山?

    那乡人想想便回答:有啊,往东不过百里,有一处矿山,前些年被应天来的几个大商人买了去,正在开矿呢

    那矿山是不是还出产玉石?望尘再问道。

    听说是地,听说前不久有开采出一些玉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