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诸天:第五百九十章巅峰仙王
  

    界海吗?祖祭灵果然走出了那一步,我要收集到足够多昔日王者的烙印,将他们复活。

    这尊王者沉吟了半响之后,终于不再拒绝,无数的光雨带着混沌气,飞入他的体内,那是异域不朽之王的本源。

    肉眼可见的变化在张亮面前发生,一根又一根黑色的箭羽从这位王者的体内掉落,伤口在不断的愈合,将他身上一件又一件至强宝具的碎片挤出。

    那方神鼎的碎片从这尊王者的体内掉落,和胸口的那杆断戟发出碰撞,无声无息间,靠近这两件至强宝具的不朽尸体消失,被它们的相撞的波纹泯灭。

    那道无形的波纹不断地在虚空中游走,一具又一具不朽尸体化为灰飞在张亮面前消失,他眼睁睁地看着那缕波纹不断的靠近他,却根本无法躲避时空都被封锁。

    这是当年两尊无上的不朽之王残留在伤口中的力量,至今仍在发挥作用。

    好在帝关的这位王者反应极快,一团莹润的白光爆发抚平了一切波动,那缕无形的波纹在斩下张亮一缕长发之后消失,好歹没有让他死去。

    无尽的混沌气仿佛形成了一方宇宙,不断的膨胀收缩,张亮已经完全看不到那尊王者的身影,唯有脑海中的小树在绽放无尽的神芒,爆发最为强大的力量,两尊不朽之王的躯体仍然在化为光雨,不断的涌入那团混沌海中。

    兵器碎片碰撞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天知道这尊仙王体内蕴含了多少至强宝具的碎片,每次兵器坠入总有一缕光芒能够冲破混沌海,却又被至尊王者化解,那是昔日的对手留在这位王者体内的力量。

    随着这位王者的力量复苏越来越彻底,无尽的混沌海反而在消失,弥漫亿万星空,甚至带动天渊的力量在渐渐的收敛,这位王者真正的恢复到了巅峰,所有的力量都被他收敛。

    等到所有的混沌雾霭都消失,张亮看到一位满头白发的青年男子立在原地,甚至白发都在渐渐的化为黑色,帝关中的最后一位王者终究是活了下来,恢复到了真正的巅峰。

    在他的周围混沌气弥漫,神秘无比,像是亘古长存的王者,俯瞰整片天地,唯有一双眸子沧桑而古老,透露着和他面容不符的沧桑。

    这尊王者浑身流淌仙王光辉,照耀不朽,时空长河都围绕他转动,他早已超脱其上,举世茫茫,找不到一个对手。

    想不到而今还能够回到巅峰,只希望昔日那几位故友能够回归

    即使屹立在仙王境界,这位王者看上去依然没有多少霸气,拥有的只是沧桑。

    在他的身边足足有二十多片碎片,那是昔年敌手打入他体内的至强宝具。

    看样子我之前给你施加封印是多此一举了。这位王者叹息。

    你体内的那件至宝超乎想象,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来头大的惊人,很有可能是从界海的彼岸坠落而出的无上神物,你以后要小心了。

    在你没有主动使用时,仙王级别的无上人物也无法发现这件至宝的异常,但是若是你当着一位仙王的面使用这样的无上至宝,绝对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仙域之中的无上巨头都会追杀你。

    这位王者仔细的告诫张亮,在他的眸中却没有多少贪婪和渴望,让无数仙王疯狂的追寻的彼岸对他来说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前辈,我会记住的,绝对不会在仙域的仙王面前使用。  

    面前的这位王者高大魁梧,白色的发丝披散到腰际,上面还沾染着鲜血。

    在这位王者身上有着太多的伤痕,战衣早已破碎,和身上的伤口粘连在一起。

    一杆断戟贯穿这位王者的胸膛,八杆黑色的神箭插在这尊王者的胸腹和腿上,还有一方古鼎的碎片打穿他的腹部,留在他的躯体中,从他的身后都能够看着那块神鼎的碎片,依然在留着鲜血。

    之前看到这尊王者其只是面色有些苍白,一直都笼罩在神环之中,没有见到头以下的部位,还以为这位王者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而今真正的看到令张亮震撼莫名,这尊王者能够活着都是奇迹,因为他身上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留在他身上的任何一件残破的武器都是至强的宝具,任何一件都可以击碎一方大宇宙。

    而今全部留在他的身上,不断磨灭他的生机,这尊王者能够站在张亮的面前都不知道是用多大的毅力在支持。

    这尊王者的伤害甚至严重到让他都无法将躯体内的这些至强宝具排除出去,不断有鲜血从他的身上滴落,又自动飞回他的伤口内。

    每次都会消耗无数的生机,让这位仙王越来越虚弱,最终走向末日。

    已经伤到这样的程度了吗?

    这可能是张亮见到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位王者了,鲲鹏是直接死去,而天兽山脉之中的那两尊仙王躯体上虽然有伤痕,但元神早已消失,算是陷入了死亡状态。

    唯有这一位九天十地活着的王者是元神和躯体都在,可是其受到的伤害却也可怕到骇人,在这位王者毫无保留的向他展示气息时,张亮能够感觉到这种王者的元神都受到了极其大的伤害,被几种仙王之力缠绕,不断的消弱他的元神。

    很惊讶吗?实际上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痛苦和死亡随时都环绕着我,或许我永远也没有办法回到故土了。

    这位王者依然在笑,笑容带着苦涩,却没有后悔。

    是我们的过错,才让你们承受如此之多,让我尽力为你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