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强袭:三十七章敌至,院长出
  

    期待这股能量是学院安置在撤退点的高手,在觉察自己这群人遭遇危机,出手威慑敌人,助已方一臂之力。

    飘缈无踪的男音由远至近传来,如同天籁之音,咦,你们敢动我的学生,我请你们去地狱余生游吧,记住,不要太感谢我。

    杰尼,李声听到这声音,神情顿变,失声大叫道,院长。

    杨砚听到两人的失声尖叫,感觉脑筋转不过来。

    院长,作为异能学院终极**oss,居然亲自出马,拯救我们这群穷途末路的执行成员。

    嗯,几天不见,看来大家很是怀念本院长啊院长临空降落在对恃两方中,闪亮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院长眼晴扫视着一张惊喜若狂的脸,学生们个个脸色苍白,嘴唇发白,兴奋掩盖不了其深深的疲惫,那名叫龚彬的学生印堂发黑,这是异能量挥霍一空的副作用,队伍中少了两人,院长哀伤之意一闪而过,脸上挂着谜之微笑。

    杨砚从未像此刻对于院长的出现,内心满满足是喜悦的。院长的现身,表示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大家,再次柳岸花明又一村。

    青衣人虽气愤来人对自己的无视,但还是咬牙忍耐院长的神之藐视,道,你就是异能学院的院长?

    院长转身,淡淡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一副欠揍的语气和答了跟没答无二的答复。让青衣人额头皱巴成川字,眼珠乱跳,双手不由攥紧。青筋突显。

    但出于忌讳来者的实力,青衣男还是准备跑路。在先前扫描自己的神秘能量消散后,青衣男始终觉得不安,浑身都不自在。

    来者仪态淡定,学院他人的欣喜若狂,无一不揭露出学院异能者口中的院长卓尔不群。

    逃吧,恐怕所有人一起上,也绝非是此人对手。至于别人的看法,跟自己的身家性命相比较,屁都不是,只有活下去,才有创造一切的机会,死亡,那可代表什么都没有了。

    发现青衣人的小动作,院长目光如炬,缓缓吐出几字,想走,我让你走了吗?声音不大,可气势惊人。

    院长赫然发问,把青衣人的小心思血淋淋的扯了出来,不留半丝脸面。

    青衣人脸色一霎那变成紫青色,不知是耻辱,还是愤慨。青衣人眼睛睁得斗大,瞪着怡然自得的院长。远远望去,仿佛有恶鬼出笼。

    院长,揍死这老小子,追杀我们一路了,您老人家可要帮我们报仇血恨。谭笑怂恿声传出,打破战前最后的一份宁静。

    青衣男神态大变,凶狠瞪向谭笑,这样子,仿佛与其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谭笑不甘示弱,回瞪过去,俩人如同斗鸡一样互瞪。杨砚只手扶额,深感无奈,本来紧张的局面,在谭笑这二货的发言下,演变成一场你瞪我,我瞪你的闹剧。

    其他人见眼前滑稽一幕,忍俊不禁,甚至有人笑出声来。

    院长诧异两人无视自己的強大气场,若无旁人似的互瞪,有些好笑,轻咳几声,提示两人不要太过分了,这是打架时刻,观众还等着看小说呢!

    杨砚实在忍不了现在古怪的气氛,扯了扯深陷互瞪,无法自拔的谭笑衣角,谭笑置之莫闻,依旧我瞪我故。

    眼见战局僵持,龚彬走上前,插进对瞪两人的视野里,那双万年寒冰眼对上谭笑那因长时间瞪着,流出眼泪的斗鸡眼。

    忽然对上视觉的万年寒冰眼,让谭笑打了个哆嗦,立即把视线移开。

    于是,这场互瞪大会终将终结于发起者。

    哼,一切都结束吧!无知者死于无知,无畏者身葬畏惧。

    作为异能学院的院长,杨砚曾听人说过,s级潜质的异能绝对没跑的。能让李龙那么强的异能甘愿做副手,院长的异能肯定很强。可是,杨砚并不知道,李龙是院长的准女婿。

    在院长发动强攻吉后。青衣人见先前扫视自己的神秘力量再度弥漫来。立即调动异能量,准备防御。

    预测的攻势不但没来,学院那位被唤作院长的人带领他人不见了。

    跑了?不是说不会放过我吗

    青衣人一头雾水,一脸慒逼。

    在炎刃砍至泥土的同时,坠落岛人群中,无形的空间裂开一个黑不见底的洞口,强大吮力从洞口里传来,立马间两名毫无防备,措手不及的坠落岛人被吞吸进暗洞,尖叫声从黑洞里回荡出来。

    青衣人恼怒的瞪视黑洞,见过一次的他当然知道,这是留下断后的小子杰作

    还未触到学院人的影子,就四人玉碎,这战绩,恐怕在坠落岛也是头一遭,以后自己恐怕就是坠落岛的笑料。所有人一见自己,就会想到:这就是那个追敌不成,反损四人的傻缺。

    思绪到这,青衣人全身鸡皮疙瘩冒起,不禁打了寒颤。

    不行,绝对不行,我可是要立誓成为强者的人,如果贴上这样的标签,我可怎么苟活于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