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阴命:第458章 兴师问罪
  

    黑衣人的腿肚子都在打颤。却也不敢离开我的面前,一脸坚定的站在我的眼前。

    我知道他们三个都挺好奇我的身份的。

    但再怎么好奇,我能够操纵冥火的事情还是没有错的。

    所以他们不可能对我反水。

    也不可能袭击我。

    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才如此的问心无愧。

    我做了几个手印之后,突然发现围绕在我旁边的冥火朝着黑衣人的方向飘了过去。

    黑衣人无法动弹,但他身上的鬼面藤却在那一瞬间全部都漂浮了起来,蓝色的火焰化成了一道蓝色的光刀,就这样将黑衣人同那鬼面藤一分为二,速度极快,甚至连我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眯着眼睛看着书本上的说明,有些惊讶:效果也太好了吧?只是随随便便做几个手印,竟然就成功了?

    这就有些尴尬了。

    我们本来是兴师问罪的,结果没有想到,却碰上了一个被巫家家族所威胁的黑衣人,这个黑衣人说自己是城隍,既然如此,为什么会如此的窝囊?

    我和白玉互相对视了一眼,白玉轻轻地摇了摇头,显然白玉因为从前的事情,对黑衣人的印象不太好。

    按照白玉之前所说的,这黑衣人从前的做派那叫一个威风,怎么现在见到我了就怂成了这样?

    王帅没好气的摇了摇头说道:老大,你可别信他的,刚才这家伙对我的时候那叫一个凶悍,现在又说这个说那个的扮可怜,不过就是怕你手中的蓝色冥火罢了,如果换成别人,说不定这个时候的他早就上纲上线,把我们全部都给弄死了呢。

    那黑衣人是个欺软怕硬的性格,我倒是能够猜测的出来。

    你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我迟疑的看着那黑衣人说道:如果你真的是被巫家的人所逼迫,倘若我帮你解决了身边的鬼面藤,你能帮着我一起对付巫家的人吗?

    可以。这家伙几乎想都不想,就直接回答道。

    看来他所说的话,应该基本上都是真的。如若不是对对方恨之入骨,又怎么可能对自己的儿孙出手?

    虽说黑衣人自己也曾经说过,巫家当中他那一脉的子孙全部都死光,但嫡系一脉的子孙仔细算来也算是他的子孙。

    而对于我的提议,这家伙想都不想就直接答应了,显然对那些子孙已经失望至极,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同意。

    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行吧,那现在我就给你解决那些鬼面藤。

    说完我就直接打了个响指,一团蓝色的冥火朝着鬼面藤的方向飘了过去,然而那黑衣人却脸色大变,即用自己的身体来抵挡冥火,火焰在黑衣人的身上灼烧出了一个大洞,我连忙熄灭了那道冥火。

    若不是因为我手快,恐怕眼前的黑衣人早就被火焰灼烧的干干净净,我脸色大变,就连旁边的王帅也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之前说什么来着?这家伙就是在装腔作势,他说的话估计都没有真的。不然他为何用身体来阻挡?鬼面藤就是他的本。

    王帅的这个理论真的是挺新奇的,我咳嗽一声:也不至于,说说吧,你这么做应该是有什么理由吧?

    大人能够召唤冥火就应该是地府高一级别的存在,黑衣人单膝跪地,低着头一副臣服的模样,看着我说道:但是我的灵魂和鬼面藤已经缠绕到了一起,如果你杀死了鬼面藤,我也会死的。

    那我之前说的话不就等于打了水漂?我有些不爽的说道。

    我之前答应过这个黑衣人,如果我把对方身上的鬼面藤给除掉的话,那黑衣人就可以帮着我去讨伐巫家。

    我说这货为什么会答应得这么快?

    原来他一开始就料到我是没有办法把鬼面藤从他的身上剔除的。

    不是的。黑衣人听到我说话,吓得浑身瑟瑟发抖,抬起头来冲我说道。

    然而他刚说完这句话,旁边的王帅冷哼一声说道:我早就说了这家伙就是假意投降,这种人咱们还留这干什么?反正是巫家的走狗,要不直接杀了得了。

    直接杀了我就得归位了。我压低了声音说道:我才不想回到地方那冰冷的鬼地方。

    王帅小声嘀咕了一句:就算你回去了又如何?不还是可以随随便便出来吗?

    我深深看他一眼:那我进去的时候就直接把你也给带上?

    白玉这时候才笑眯眯的走了出来看着我们说道:其实大人的心思,我们都能够理解,红尘滚滚,外面自然有很多好玩的,既然有空能够出来,当然不能轻易的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