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阴命:第402章 地下亡魂
  

    王帅这逗逼竟然冒出了一句:我们大概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外人,却没有被村子的人给斩杀的,我真有些感激叶明了,如果不是叶明,他也不会如此的对待我们,叶明,你赶紧把那个法术教给他们吧。

    我白了他一眼,走到了那个扎纸匠的面前,有些动容的看着他说道:茅山法术万千,的确有一些法术可以逆天而为,但所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高的,你真的愿意让我施法吗?

    其实没什么代价的,有可能会有一些想不到的副作用,因为我也不知道,毕竟,这种法术一般作用于符纸或者是纸人身上,可从来都没有作用于死人身上,尽管扎纸匠的初衷是好的。

    王帅曾经也研习过茅山的法术,自然知道这种法术是没什么代价的,所以我刚说完这句话,这家伙就想要反驳,被我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王帅默默的冲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神色黯然,这货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言不发。

    扎纸匠目光坚定:道长,请施法吧,有什么后果我担着。

    我深吸一口气,正要拿出符咒来,却被陆坤一把拦住了:万一变僵尸了怎么办?

    这是个问题啊。

    这村子里面的人虽然都半死不活了,万一不小心制作出的僵尸,那他们肯定是死定了。

    四大僵尸始祖的后卿曾经说过,所有带着怨气的尸体到最后都会变成僵尸。从那个时候开始才有僵尸的由来。

    后卿原本是黄帝坐下的一个小兵,后来战死,但是黄帝不管不问,任由后卿曝尸荒野,后卿化作僵尸以此复活,但这货倒霉啊,刚刚复活就让女娲娘娘一巴掌给拍死了,于是后卿在消失之前,便立下了这样的毒誓。

    我本来还想大范围的施法的,但仔细一想,若是一地下室的僵尸,估计我们三个也是扛不住的,最终我后退一步冲着那个扎纸匠说道:要不然你选择其中一个你最心爱的人,我来帮你复活吧?

    如果只是一头僵尸的话,我们三个的实力加起来,灭掉对方是分分钟的事儿。

    对方的举动把我们两个都吓了一跳,说实话我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刚才还一脸和煦说只有这样才会觉得安心的人,现在却一脚踹掉了那个墓碑,这墓碑的主人是和你有仇啊?

    王帅甚至在这个时候开了一个他认为很滑稽的玩笑:若是我死了之后有人这么对待我的话,老子一定化成鬼都不放过他。

    扎纸匠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神也是淡淡的,顿时就让王帅闭了嘴。

    王帅的脑回路平常就跟我们不太一样,这家伙也是吊儿郎当的,此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但是那个扎纸匠竟然能够用一个眼神让王帅闭嘴,还是让我有些惊讶的。

    我曾经私下和陆坤说过,就王帅这个性子,当初他的师傅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会让这家伙修什么道士?若是换成我的话,这种弟子就应该打死,我现在总算能够理解当初王帅的师傅为什么一本正经的想要带着王帅去天山,因为天山是苦修之地,一般的人都扛不住,若是能把他这话痨的毛病给治疗了,那也算是功德一件。

    掀开那块墓碑,墓碑下面有一个地下室的入口。

    王帅的表情有些龟裂,一时间有些讪讪的盯着那个扎纸匠说道:我刚才不过就是顺嘴说说,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扎纸匠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没有什么恶意,如果你要是真有什么恶意的话,三清祖师早就把你给灭了。

    王帅炸呼呼,显然是没听明白扎纸匠刚才到底在说什么,却还笑眯眯的冲着对方说道:哎哟喂,您还知道什么叫做三清祖师呢,要不然你跟我一同去茅山,我收你为弟子吧?

    那扎纸匠看着王帅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我突然想起来之前把那么多同行耍的团团转的飘仙,自称就是从茅山下来的,现在他们村子的人,估计听见茅山两个字都会觉得特别的搞笑。

    我咳嗽一声,硬生生的转移了这个话题,淡淡的看着那个扎纸匠:这地下室里面都是你的同胞吗?

    一边说我便和陆坤一起下了地下室,而等我们到了地下室里面看清楚地下室里面装着的那些东西的时候,我们都傻眼了。

    地下室里面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都是人偶。

    每一个人偶栩栩如生,看起来就跟活人一般无二,最让我惊讶的就是,人偶的材质。

    我本以为这只不过是扎纸匠的练手作品,毕竟有一些传奇的扎纸匠的确可以用纸造出与活人,一般无二的作品,可是当我仔细的打量了其中一个人,偶之后我得出来的结论就是这些人偶全部都是用活人身上的皮所炼制而成的。

    一时间我和陆坤拦在了那个扎纸匠的面前,我们两个的脸色都非常的不好看,就连反应迟钝的王帅这会儿也终于回过了神。

    我们三个无死角的包围住了那个扎纸匠。

    陆坤冷哼一声说道:这些都是你杀的?

    扎纸匠摇了摇头,抚摸着其中一个人偶的脸,那个人偶是一个漂亮的女人,那女人闭着双眸,像是睡着了,一般除了没有呼吸,对方看起来就跟活人一般无二。

    不是。扎纸匠看着旁边的女人眼神特别的温柔,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妻子一样,那扎纸匠转头看了看我们哭笑不得的说道:之前我就问过你们有没有办法可以让纸人复活,你们既然能够让那么丑的纸人变成一个活生生的少女,自然也可以让他们复活对不对?

    这些人全部都是你的亲人,当他们失去利用价值之后就会变成这样对吗?我回过了神,连忙说道。

    扎纸匠面容悲伤:他们也曾经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是我的妻子,是我的朋友,是我的长辈,可是自从巫家的人来到这里之后,我们的生活就改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