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永远喜欢冈本信彦:68.手术
  

    对于超能力就是一切的人来说,没有了矢量操作,她的威胁性就近乎于零。

    太宰治走进治疗室,站在手术床边,伸出缠满绷带的手,把铃科百合子按在床板上。

    少女立刻开始挣扎,但她的力气哪里能超过一个成年男人,双手被死死地扣住,因为用力过大,白皙的皮肤上透出了血管的青色。

    t恤的白色纤维被镊子挑出,放置在铁质小圆盘里。

    经过这一番动作,百合子差不多恢复了一点意识,然而她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把闪烁着寒光的超长菜刀。

    与谢野晶子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说句你醒了啊就将菜刀重重挥下。

    武装侦探社的临时手术室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

    太宰治你这个下三滥等死吧啊啊啊啊啊——!!!

    治疗室外的人听着都觉得疼。中岛敦不止目睹过一次与谢野的治疗现场,但还是每次都心头发慌。

    谁叫与谢野晶子的异能,只能只好濒死的人呢?

    如果没重伤到快要歇菜的话,那就只能手动操作了。

    原本昏迷的某人被这尖叫硬生生地吵醒,先是下意识捂住耳朵,再睁开眼,猩红的瞳孔中有些茫然。

    刚才链式电极能量耗尽,发出了临终前的哀嚎,照理说不把电池拿出来充满,他的四肢根本就不听使唤。

    一方通行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病床边。

    不再需要连接御坂网络或是使用拐杖,也就是说,脑部的损伤修复了。

    这已经不是惊讶的程度了,一方通行从来没有听说过能够治愈人旧疾的超能力。

    有这种人存在,还要医院做什么?

    显而易见,这种消息要是传出去,只会让与谢野陷入危险。

    他沉默了片刻,本来想取下电极的手又移开了。在回到学园都市之前,必须想个办法蒙混过关才行。

    可恶,无效化是这世界上最烂的个性。治疗完毕,铃科百合子用毛巾擦掉身上的干涸的血,临时借用与谢野的白衬衫,还是忍不住想骂两句。

    那个女人的能力是什么?

    [请君勿死]。怎么样,很形象吧。

    百合子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想到要避开这个人,扣子随便一扣,然后把他赶去支付治疗费。

    遇到铃科百合子之后,一方通行的银行卡余额就直线减少,十天前还差点成为负数,好在任务款项刚刚收到,支付治疗费用的资本还是有的。以与谢野的水平,爆出什么天价都不稀奇。

    一看天空,也快到傍晚了,百合子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谷崎直美留下吃晚餐的提议,跟侦探社的各位告别。中岛敦一边打扫碎玻璃,一边惨兮兮地和他们说再见。

    百合子临时购买了去英雄协会的火车票,坐在候车室内问一方通行是回学园都市还是留在横滨。

    她必须接受十月初来自英雄协会的考核,拿到证明,这是她和雄英的约定。

    任务结束之后,一方通行如此长时间地逗留在外,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但如果最后能把铃科百合子带回去就另当别论了。不管对于他自己,还是对于学园都市上层而言。

    他们离开侦探社之后,那架直升机也灰溜溜地走了,要想回去就得再次通知暗部的人员,或者自己想办法到都市大门那里刷身份卡。

    与谢野对我使用个性的时候,大概是脑内走马灯回放,让我想到了一点东西。百合子靠在冰凉的椅背上,十指交叉,我来之前,那个世界刚刚步入十一月,现在这里则是接近十月。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运送暗部组织成员的直升机已经返回学园都市。

    结标淡希、土御门元春、艾札力和燕青在同一个地点下机, 搭乘前来接应的厢型车, 回各自的住所去。

    那两个人好像还没有回来。艾札力登入暗部网络,查询了一下来往的直升机记录, 你打算怎么办?如果想跟着我的话,也可以。

    燕青摆摆手, 拒绝了这个提议。艾札力那边没有需要用到他的地方, 而且他也在犹豫要不要继续留在现世。

    在伦敦登上直升机前, 燕青问阿尔托莉雅, 你为什么留在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