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成经纪人:24.燕雨
  

    下午有你的戏吧?是场大型械斗?我看他们清点的群演有五十多个。

    白湛讶异:五十多个群演?

    怎么?很多吗?那又怎样?施天辰像个局外人似的摸不着头脑。

    他并不明白,在内行人眼中看来,这种动用大型群演的打戏实际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现场很难把控,而且这是一幕远景,高空摄像下,要拍出厮杀激烈的感觉,而他作为一个新人,又没有申请替身的资格。

    作为演员身在其中受现场气氛的感染,即使受了伤当时也很难察觉,往往都是下戏之后才发现自己受了伤。

    白湛眉头深锁:我一会找常导问问,看能否多争取点时间排练。

    本来以为这场戏会放在最后一天,那样即使受点小伤也不影响后面的拍摄,没想到第一天就是这场戏。

    闻远深以为然:其实这种戏还是应该用替身。

    白湛苦笑:我们新人一个,哪好提这种要求。

    闻远摇摇头:国内的戏剧环境还是不够正规。

    没想到闻远居然是个很好交流的人,他和白湛接触过的演员都不一样,继续攀谈之后才了解,他今年三十一岁,之前一直旅居国外,主攻话剧表演,最近才回国加盟了新鸿运影业。

    这番交谈扭转了白湛对他的初始印象,原本他还为闫关涛不能出演主角而抱屈,以为常导这次启用新人的原因之一是对方带资进组,现在看来还真是误会了。

    只是对方此刻还扮着杀手装,但是面色和语气都和善又温和,整个人违和感巨强。

    他们到达时, 片场已经布置完毕, 导演组的人坐在监视器旁闲聊天, 配角和替身们也已准备就绪。

    现在他们在等什么?等主演吗?施天辰小声问道。

    白湛抬头看了看天, 答道:在等一场雨吧。

    等雨?你怎么知道?施天辰也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 今天气压的确很低,但这和拍戏有什么关系?

    白湛瞪他:让你熟读全剧本, 你都读到哪去了?

    施总登时茫然得像一个一米八三的孩子:我读了啊, 剧本里也没写今天他们要等雨啊!

    没用心读。白湛轻声斥道。

    剧的名字叫《风雨绝处是归途》, 主角名字叫燕雨。你仔细看剧本的话,几乎每一幕重要的转折都伴有雨。风和雨都是在暗示他终将成长为一代呼风唤雨的大侠。

    你扮演的燕雨少年时期和父亲的大吵, 环境提示不是也写着‘推开门, 外面大雨滂沱’吗?

    既暗合主角当下的心境,也是一个隐喻:在那次离家出走后, 他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 但同时‘归途’也没有了。

    今天这一幕是他第一次执行刺杀任务, 是奠定他在帮派立足的起点,肯定也要有雨来烘托。

    不知是巧合还是怎样, 白湛的话音刚落, 远处就传来一声闷雷,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远处袭来,浓得化不开的水汽蒸腾在每一立方微米的空气里,真是即将落雨的节奏。

    在他俩身旁不远的位置, 闫关涛恰好听到了白湛的这番长篇大论, 他心里暗暗称奇, 忍不住又将这姓白的经纪人好一番打量,昨天晚上偶然碰面,他只顾着和施天辰寒暄,却没把这年轻人放在眼里,现在看来,真是自己跟不上时代了,现在连经纪人都这么讲究了吗?

    导演也注意到了那个闷雷,他站起身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表,打手势示意各部门准备。

    饰演采花贼的是常演反派的一个大叔,此时的打扮很是显眼,一袭葱绿色的绸缎长衫,配一把不知从哪位姑娘的闺房顺出来的绣着鸳鸯交颈的锦扇,鬓边还斜插着一朵粉色海棠花,真是一个风流贼!

    除了采花贼,还有同样装扮好的燕雨和采花贼的替身,都是圈里出名的武替,尤其那个燕雨的替身,身量修长,一身黑衣劲装,戴着主角同款的杀手面罩,乍一看气质拔群,看来今天有场好戏了。

    白湛只看这两位替身就能想见一会的打戏会是什么情景,蒙蒙细雨下,一黑一花,一静一动,一方归束一方猛浪,定然很有看头。

    只是不知主演给不给力呀。

    现在白湛已经深深反思过,绝不再多嘴吐露半句个人喜好鲜明的意见。

    一道闪电自天边劈下,男主角闻远姗姗而至。

    他甫一亮相,白湛心里先喝了声彩。

    原来真有这样的演员,私底下不怎么起眼,但扮上了妆,往镜头前一站,居然气场全开!